首页 > 业界 > 90%的互联网公司会死于资本寒冬,谁会是剩下的10%
2015
10-15

90%的互联网公司会死于资本寒冬,谁会是剩下的10%

90%的互联网公司会死于资本寒冬,谁会是剩下的10% - 同创卓越 - 1

  不管人们愿不愿意承认,资本寒冬已经成为“新常态”,从 1997 年到 2015 年,欧美国家“每隔 7 年就有一次经济危机”的魔咒在中国也应验了。相信对于很多人而言,2008 年金融危机对我们的工作和生活的影响至今还难以忘怀。工作难找、钱难挣、买东西精打细算、尤其是经济下行和物价高走,造成了普通上班族每天在刀削面的问题上,纠结于买敞开了吃的大碗还是便宜两块钱却不管饱的小碗。

  时隔七年,经济寒冬的论断再次席卷中国,由于中国股市的提前预演,人们面对寒冬来临前已经有了相对充分的心理准备,然而,现实仍然以超出预期的姿态刺激着人们的神经。钢铁煤炭等能源资源产能过剩、传统企业面临着经济增速放缓和互联网改造的双重压力,然而,以挑战者自居的互联网行业也好不到哪去,互联网头牌阿里市值狂跌,360 百度等巨头在美国受冷遇阻,都在酝酿退市。最有意思的创投圈,那些关于常年潜伏在 3W 咖啡里,见到不错的项目就塞上 3 万 5 万的互联网大叔们的故事,也早已成为笑谈。真实的情况是,以前能拿到美元投资的公司现在只能谈谈人民币,更多的人已经饥不择食,不管金额大小,美元还是日元,只要还能融到钱就谢天谢地了。

  所以,我们将要面临的大环境是:经济危机预期之下,虽然人们的生活急需互联网技术来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但是互联网行业本身却必将经历一个挤出泡沫的过程。这也引发了我们对一个问题的思考,资本寒冬之时,90% 的互联网公司将会死掉,然而,谁会成为那剩下的 10%?“傻钱”越来越少,人们不再需要锦上添花的需求,只有解决实际问题,真正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互联网公司能够生存下去。

  锦上添花将凋零

  所谓锦上添花,就是非必要的需求,人们有钱时会尝试一下,没钱时一刀砍掉。对于普通消费者和互联网行业来看,锦上添花有几种表现形式:

  1、奢侈品产业首当其冲

  半年前,香奈儿为首的奢侈品公司已经采取了“欧洲提价、中国降价”的全球协调定价策略。近期随着人民币汇率连续下跌,奢侈品行业遭遇投资者冷遇:8 月 11 日当天,Kering、LVMH、Tod、Ferragamo 几家公司在各自市场均有3%-5% 的跌幅。实体经济影响下,奢侈品电商明显萎缩,聚美优品忍痛砍掉第三方奢侈品业务,尚品网不仅转型为轻奢网站更陷入裁员风波,二手奢侈品寄卖网站寺库网转型成了高端消费品服务平台。其实富豪们的财富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只是中产阶级的财产缩水,消费者基数没了。这种情况下,别说投资了,估计连投资人都在算计着怎么把给老婆的礼物从“古驰”变成“蔻驰”吧?

  2、房地产项目暗自寥落

  近年来中国城镇的现状是“城市扩张,人口收缩”。城市扩张是伴随着新城区建设和房地产开发等城市化进程的必然结果。然而人口收缩则反映了中国人抛弃乡村甚至二三线城市向大城市聚集的现实。据北京城市实验室的分析显示,全国 654 个城市中有超过 27% 出现了人口密度收缩,其中包括一个省会城市乌鲁木齐和四十余个地级市(市辖区)。以沈阳为例,作为东北最大的城市,沈阳目前房屋存量 27 万套(超过北京上海之和),可去年新增人口仅有 3 万余(不及北京零头),房子还在建,需要的人少了,买房市场陷入低迷。未来房产商的处境可想而知。

  电商本来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手段,但在目前房屋价格体系已经确定的情况下并不能给消费者挤出更多的优惠。随之而来的房产互联网公司之间的更凶猛的搏斗和厮杀。首先是中介和电商相互倾轧,此前链家就与搜房分手,并迅即合并德佑、亿诚等公司进行电商化,同时全面封杀搜房。其次是创业公司步履艰难,爱屋吉屋遭多地投诉,以中介房源充当个人房源。凤凰财经爆其亏本占领北京地区,一个月亏损高达 3000 万。所以,你会发现,黄了买房,火了租房,大家都在寻思怎么把自己的二套房挂上在线短租网站呢。

  3、上门扫地擦桌子修指甲的 O2O 是虚假繁荣

  有“美业”、家政、健康护理、吃喝拉撒……几乎所有的领域都被 O2O 涉足了。然而,一个家里有洗衣机的人,会有多忙才需要雇人帮忙洗衣服?一个健康的人是有多力不从心才需要经常雇人打扫房间?明明在居民楼里就能开一个推拿诊所,又需要多少人走街串巷地上门敲背?消费者们优惠券拿到手软,e袋洗、河狸家、功夫熊、58 到家等 O2O 项目的的补贴大战不亦乐乎。其实,目前 O2O 的玩法是融资-推广-补贴模式,实际上只是复制了当年团购市场的“百团大战”。然而,补贴得到的用户也会随着补贴的消失而离去。除去补贴,大部分 O2O 们既不是用户们离不开的需求,也没培养起有效的用户习惯,只不过玩玩而已(咦,玩谁呢?),大家看看就散了吧。

  刚需才是王道

  刚需就是受价格影响不大的需求,放在互联网领域就是那些解决实际问题的服务,或者不靠补贴,靠互联网技术本身就能降低成本的服务。比如新媒体行业就两者兼具。虽然纸媒注定进一步衰弱和精英化,但人们对信息的需求不但没减少,反而更加细分和多元。所以你看到 2014 年以来全球传统媒体巨头裁员超过 5000 人,而新媒体代表《赫芬顿邮报》却大举向海外扩张,不仅今年将入驻中国,还表示即将盈利。在国内,不仅科技媒体春风得意,弹幕网站也成为投资热门,AcFun 刚刚宣布获得 5000 万美元A轮融资,而大牌视频主播的工资更是以千万计。

  1、挖掘沉睡价值的共享经济

  普华永道估计,未来十年间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要超过 3350 亿美元。这里所说的共享经济可不是“人脉经济”或者“上门服务”经济。而是能够把沉睡的资源挖掘出来投向市场的经济模式。比如 Uber、PP 租车、Airbnb,甚至沙发、器械、游艇……只要这东西(注意,只能是“东西”)我有你没有,我就可以租给你。好处我就不说了,值得注意的是,共享经济公司一定要有同样优秀的基于需求和 LBS 以及信用的算法。不然那就不是共享经济,和 BBS 有什么区别?

  2、三驾马车去其二这一次的内需靠谁拉

  长期以来,中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被形象的归结为三驾马车,即投资、出口、消费。2008 年金融危机来临时,出口遭遇重创,基于互联网的投资和消费支撑着中国经济进行着艰难却更加健康的转变,中国政府果断拿出四万亿扩大内需,刺激消费;互联网迅速成为与房地产、汽车、服装等行业并驾齐驱的支柱产业,淘宝交易额首次突破千亿;中概股赴美上市,两国政府、投资界、创业圈都乐见其成。然而,如今,在新的经济寒冬面前,资本大量外逃,中概股饱受诟病,创业公司融资异常艰难,于是,三驾马车去其二,消费成为中国经济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与生活服务相关的智能设备构成了捂紧钱袋子的亿万国民的强需求消费。在这种情况下,一些长期以来让消费者不爽或者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传统行业首当其冲。

  举个例子,行业的变迁

  短短五年间,手机从耐用品变成了快消品,由暴利变为平价,用户体验不再是一句空话,众多山寨手机厂商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渠道为王的中华酷联解体。过去五年,小米依靠自建电商渠道卖手机,完成了从 0 到 450 亿美金的高速成长,于是,乐视、锤子等品牌手机也迅速诞生。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不光是“互联网新军”,老牌的厂商华为果断推出荣耀系列,在性能、配置、定价上完全对标小米,抢占了智能手机消费的关键窗口。

  与手机行业五年前的情形极为相似,眼镜行业也有着暴利、强需求和由耐用品转变为快消品的特点,但由于这个行业的封闭性太强、产业链整合难度大,门槛高,互联网创业者并没有表现出像手机、移动医疗、O2O 等行业一样的热情;而宝岛、暴龙等传统眼镜企业长期以来的暴利经营模式,缺乏改造的动力,尽管在线上的营收很可观,然而,这种赚点小钱的思维难以上升到战略格局的高度;于是,行业需求和消费者的痛点倒闭下,催生了一批如望客、Tapole 等新兴的眼镜品牌。然而,眼镜是一个需要精耕细作的行业,且战略窗口期很短,匆匆上马和浮躁营销无法成就一个靠谱的眼镜品牌。目前,从线上来看,主打快时尚的音米眼镜起家于传统眼镜店,线上运营五年时间,去年双十一,这个单一品牌当天的销量等同于全国 6000 家线下店的总和。

  除了生活必需品,即使是经济寒冬的阴影下,人们依旧愿意为酷炫装备买单。今年以来,大疆无人机频频亮相,从夜闯白宫,到以色列服役,再到汪峰求婚,简直出尽了风头,目前,这家科技公司已经估值百亿美金,甚至有媒体直接将其推崇为创新能力可以媲美苹果的科技公司。不过,消费者对其的喜爱,多半是由于这类以往只能出现在军事领域的神秘装备,终于可以成为普通人手中的玩物。

  总之,互联网的思维再发散也不能直接变出人民币,O2O 的噱头再响亮也阻止不了消费者一哄而散。泡沫吹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头脑发胀;寒冬到来之时,互联网公司将经历市场最严苛的考验。

来自: 虎嗅网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