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2016
06-30

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 同创卓越 - 1

  石伟力是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的研究生,他的毕业设计《世间山水》运用算法将纽约的城市建筑转换成了中国传统的山水画卷。

  在这个设计中,他从公开的数据库中下载了相关地理数据,每座山都是纽约真实建筑的集合,而山的轮廓完全按照楼房的高度和面积来计算。四幅画里有黑白水墨风格和青山绿水风格两种,都模拟了用色的浓淡变化,但颜色的生成也是依照楼房的高度,经过特殊算法得出的。

  这种通过自治系统(autonomous system)生成的作品通常称为“生成艺术”(Generative Art) 。

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 同创卓越 - 2

  纽约曼哈顿的建筑

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 同创卓越 - 3

  相邻建筑合并

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 同创卓越 - 4

  基于楼房的高度和面积计算的山的轮廓

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 同创卓越 - 5

  用建筑高度生成的颜色

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 同创卓越 - 6

  水墨风格

  最早的生成艺术可以追溯到掷榖子创造音乐的游戏,音乐乐谱就是一种数字语言,而通过一种随机的形式有时能产生意料之外的效果。

  随着计算机的发展,编程代码式的艺术开始兴起,因为对编程基础要求很高,很多生成艺术的作者还是计算机出身,这些作品的艺术价值也备受争议。

  就像这一组作品中,你可以看到明显的科技成分,但整体作品中又留有中国画的格局和技法,并不是那么抽象或后现代。

  我们和石伟力聊了聊创作这件作品的经过和背后的想法,他强调自己是一个设计师,而不是艺术家或技术人员。

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 同创卓越 - 7他的毕业设计,是一幅代码生成的纽约曼哈顿山水卷 - 同创卓越 - 8

  Q:你的学习背景是什么?

  本科是在华中科大读电信,研究生在清华读计算机,快毕业的时候申请到了这边读设计和科学专业。原来是比较喜欢画画和艺术方面的,我在清华的时候比较关注的方向是人机交互,关注人与计算机交互的界面和技术。

  在微软实习时,发现做相关的人不是科学家,不是我们这样的人搞技术的,而是设计师,他们做的交互设计,觉得我也可以做这个,他们用的工具和设计思路我也可以做,就转过来了。

  Q:以前学过画画?

  我爸爸会画画,但我并没有专业地或系统学过绘画和书法,都是自学。本科时候自己学素描画结构,希望画成结构扎实,色彩有活力,偏向印象派的。现在反过来,我有特别好的媒介,我知道我可以用科技的手段。

  Q:觉得到了美国之后这些和中国传统的东西会更感兴趣吗?

  有,不知道跟美国有没关系,这些年越来越能够感受到自己还是骨子里更接近一个中国人,对比一下东方的东西更加有亲近感。

  Q:最开始做这个的灵感是什么?

  有一次从华盛顿回纽约的时候看到山水的东西,但这边没有山水,就算有也不是那样的山水,有一种落差。突然想其实我可以用程序生成山水,可以做到传统山水貌似没有做到的事情,可以把城市的山水画出来。

  Q:你看待传统的艺术是什么样的心态?

  其实我挺喜欢的,我读过不少和山水有关的东西,其中渗透了中国人的自然观,中国文人在自然和社会之间来来回回的矛盾的心态,他到底想要什么,舍不得什么,他怎么样通过山水、园林,和谐地和自然和社会相处,这些都是他心中的困惑,试图用各种形式解决它。山水也是。

  山水后面的思辨在现代非常重要,古代人尚且在想人类和自然的冲突,想要去隐居,又无法抛下孔夫子的社会责任,这些都在山水中寻找答案。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我们关于自然界的矛盾冲突关系更加激烈。

  Q:如何理解科技,它能替代创作吗?

  我可以理解成是我的媒介,就是画笔。我手边的工具适合做这些,得心应手,正好它不适合做具象的东西,适合帮你在墙上填个洞,或者是帮你把舞者的动作变成音乐。

  技术带来了很多之前没有办法达到的可能性,其实没有什么冲突。

  Q:参观者怎么看?

  美国人挺接受的,他们对中国的东西有所了解,会说我在哪看到这个东西。外国的观者对水墨画没有特别的固定的思维定式,觉得这个东西足够像。

  我的老师觉得要模拟自然界的绘画,要模拟不完美的地方,不像计算机生成的东西。

  中国人的感觉还好,会觉得我字写得一般。

  Q:我们会觉得艺术会有些偶然、自然的东西,就像你老师说的,你觉得生成艺术也是一种艺术吗?

  对啊,我们认为是一种艺术,现在的艺术可以去挑战人们的观念,习以为常的东西,这不是纯理性的东西。

  我喜欢的就是尽量可以让你眼前一亮的东西,比如用另一种方式看你所在的城市。

  Q:你有喜欢的设计师或者艺术家吗?

  James Turrell,装置艺术家,他所有东西都是光,没有任何实体的东西,用光来塑造。从非常年轻的时候开始实践,一开始是立方体,四边形,后来尝试把空间连进去,和你的感官感觉上是不一致的,他现在在火山坑里面修一个自己的美术馆。

  Olafur eliasson,他在泰特美术馆装了一个巨大的太阳,这两个人做东西的感知最起码很不一样,反过来我会觉得这个东西和我喜欢的禅是有相通之处的,一旦意识到了这东西不一样的时候,意味着你更多使用你的感知了,感知后面是意识,意识后面是思想,从感知到后面看到听到的东西,给一点不一样的,想一点不一样的。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