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 > 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店倒闭:未撑过一年
2016
08-13

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店倒闭:未撑过一年

  离开业 1 周年只剩 18 天,全国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店还是关门了。深圳克拉咖啡发布《停业通知》,克拉咖啡于 2016 年 8 月 1 日停止营业,持有本店现金充值会员开(不含赠送卡)的顾客于 2016 年 8 月 1 日至 8 月 31 日携会员卡及本人身份证,核对开卡信息后退还卡内相应余额。

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店倒闭:未撑过一年 - 同创卓越 - 1

  根据公开资料,克拉咖啡采用众筹的模式,显然利用众筹卖咖啡的噱头难以覆盖在深圳 CBD 高昂的运作成本。如果是打着羊毛出在猪身上的主意,只能说风口上的猪已死,羊毛又被薅了,所以克拉咖啡老板只能关门大吉。

  克拉咖啡的倒闭,其本身的商业模式是没有问题的,线上宣传,线下举行活动,路演。只是在成本的把控上没有做到精细化,而最主要的是其背后股东问题。在创业中,找到靠谱的股东也是创业成败的必要条件之一。

  克拉咖啡的前世今生

  公开信息显示,克拉咖啡于 2015 年 8 月 18 日开业,自称是全国首家“互联网+金融”主题咖啡馆,位于深圳福田 CBD 闹市区内。是由克拉博联合众多互联网金融巨头企业发起的一家全国连锁的众筹咖啡馆,为广大互联网金融企业提供交流、路演、宣传的第三方平台。

  据公开信息,克拉咖啡是由红岭资本、团贷网、E速贷、融金所、e微贷、京北金融、克拉博、联金所、钱爸爸、高搜易、粤商贷等共同发起成立。

  据工商信息,该公司股东有e速贷董事长简彗星、京北金融董事长罗明雄、e微贷董事长陆浪涛、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克拉博 CEO 魏征、融金所董事长孙明达,以及深圳市添金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添金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由e速贷与红岭创投、团贷网、克拉博 CEO 魏征有共同投资成立,克拉文化传播的法人为魏征。

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店倒闭:未撑过一年 - 同创卓越 - 2

  卓越 IN TOWN 的克拉咖啡店占地逾 600 平方米,休闲区采用 Loft 复古设计,随性、自在的装修风格为店中更添一些怀旧情调。互联网金融元素在店中具有鲜明呈现,室内环形大屏 360 度展示克拉咖啡股东平台的最新资讯信息,还有来自各行各业的金融动态实时滚动更新。店内还设有特色的金融主题图书馆,收藏了涵盖经济金融、投资理财、财务决策、互联网 IT 等多方面内容近万册图书,供咖啡店会员免费取用。

  此外,克拉咖啡的股东们,简慧星、周世平、魏征、孙明达、陆浪涛、罗明雄等人一起投资成立深圳前海红鸿牛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主要运营红鸿牛股票配资平台,但是网站已无法打开。

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店倒闭:未撑过一年 - 同创卓越 - 3

  ▲(克拉咖啡开业,互联网金融大佬齐聚深圳)

  值得一提的是,5 月份,克拉咖啡的股东之一,e速贷董事长简慧星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依法逮捕。5 月 20 日,惠州警方到e速贷进行调查,5 月 25 日惠州警方发布通报,称广东汇融投资股份公司利用“e速贷”平台非法吸收的资金累计达数亿元,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简某和部分股东以股权投资、发标等方式将吸收投资人的部分资金占为己有。5 月 31 日,正式对简某进行逮捕。

  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2016 年 7 月底 P2P 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进一步出现下降,数量下降为 2281 家,相比 6 月底下降了 68 家,环比下降 2.89%。7 月已经创了近一年正常运营平台的新低,可见 P2P 网贷行业从平台数量上看“去糟留精”的大势已经不可逆。

  众筹开咖啡馆本质是件不靠谱的事情,克拉咖啡那么高的成本靠卖几杯咖啡根本没有办法盈利。相比之下,创业咖啡馆中,位于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的 3W 咖啡馆最成功之处就在于牢牢抓住创业者的核心需求,由此创造出各种始料未及的商业模式,主要业务线清晰:3W 咖啡、3W 孵化器、3W 基金、拉勾网、3W 猎头、3W 鹰学院、3W 传播等,打造成一个创业服务生态圈的完整过程。

  “最贵”咖啡馆,究竟为何夭折?

  众筹咖啡到底靠不靠谱?“众人拾柴火焰高”。众筹模式门槛低、成本低、风险低,被很多创业者的追捧。然而一些众筹项目失败的案例值得思考。众筹被称为“贩卖梦想的生意”模式,如果忽视创业的本质,如市场、盈利、股东退股、转股、分红等问题,结局必然是倒闭。

  纵观全局,克拉咖啡的倒闭是一个必然,因为从出生之日起,就不符合正常的商业运作规律。原因有:

  1、商业规划有先天缺陷

  这个咖啡店,因为格局不好,每次只能容纳 30 人左右,因此很少有活动在那里举行。

  况且,每天运营成本超过 3 万,但一个下午场的活动只需要 2000 元,还包括饮料和茶点,几乎没有什么利润。

  另外,附近有星巴克和埃克斯咖啡等连锁咖啡店,单从咖啡这个品种而言,生意竞争也很激烈。

  2、低收益难掩“高成本”硬伤

  高负荷的租金,思聪来了也烧不起

  深圳福田卓越 IN.TOWN,是全深圳租金地段最贵的商务区,克拉咖啡就位于此。

  据公开资料显示:克拉咖啡占地面积为 600 平,每天租金及运营成本超过 3 万元,单日成本超过了普通咖啡厅一个月的运营成本。

  如果以每杯咖啡售价 25 元,利润 8 元计算,克拉咖啡每天要出售 3750 杯,一年出售 136.9 万杯咖啡才能达到盈亏平衡,大约相当于深圳市所有人口中每 7.76 人就要喝一杯克拉咖啡,而克拉咖啡很难实现一天营收 10 万,利润 3 万,克拉咖啡的咖啡业务每天亏损最少2-3 万。

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店倒闭:未撑过一年 - 同创卓越 - 4

  ▲(朋友圈截图)

  除了高昂的租金,这家众筹咖啡馆的花钱能力在其它方面的表现同样也不手软。

  咖啡店要求环境,所以不少咖啡馆老板都会在装修上下大手笔,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比起克拉的手笔恐怕国内的咖啡店那都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了。

  克拉咖啡馆,仅用来布置室内装修买的书就花了 20 万,有的书铺在地上的玻璃隔板里面甚至从来没有打开过。

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店倒闭:未撑过一年 - 同创卓越 - 5

  ▲(克拉咖啡金融主体图书馆)

  克拉咖啡想做深圳版本的 3W,但是它忽略了 3W 咖啡本身是有盈利能力的,在做咖啡的基础上增加深度服务,所以做企业千万不要忽略自己的主营产品是否盈利,投入和回报一定要成正比。

  创始人定位错误,克拉咖啡“不务正业”

  对于,克拉咖啡的不务正业,其 CEO 魏征在一次私董会上也做过这样的表示:“克拉咖啡不会把太多的精力投入到咖啡里,更多的是要投入到服务中,靠卖咖啡能够卖几个钱啊?克拉咖啡还是想定位于服务互联网金融高端群体,重点依托深圳市网贷行业协会,通过海量高净值客户群体,打造线上线下投资人对接、项目对接、商务洽谈、品牌宣传、媒体推广平台”。

  但是,除非估值不掺假,按照实际硬性投入资金的 110% 或 120% 作为估值,高出 10% 或者 20% 作为品牌溢价,同时考虑咖啡馆自身的主营业务(卖咖啡、卖餐点)的盈利能力,其他什么资源整合,项目整合都是虚的东西。实体企业必须要考虑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三年内谈任何附加业务、收入都是不现实的。

  金融不景气监管趋严,克拉“梦碎”

  在克拉咖啡办过活动的机构人士透露:在克拉咖啡一个下午场的活动只需要 2000 元,包括饮料和茶点,而大多数来捧场的都是互联网金融圈子的人。

  而今年,整个行业监管日趋严格,办活动的公司和频率和去年相比都大幅下降,和金融泡沫最终散去一样,克拉咖啡也随着金融行业的不景气,指望活动赚钱、结识人脉,最终却成了黄粱一梦。

首家“互联网金融”咖啡店倒闭:未撑过一年 - 同创卓越 - 6

  ▲(曾经的豪言壮志犹在)

  信奉外部资源不一定得“永生”

  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融金所董事长孙明达、e微贷董事长陆浪涛、E速贷董事长简彗星、粤商贷董事长应曙光、钱爸爸董事长袁涛、溢诚金融董事长赵博通、Hi 投吧董事长李瑞、团贷网董事长唐军、高搜易董事长陈康及克拉博 CEO 魏征、京北金融总裁、上海交通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所所长罗明雄……

  以上的各位哪个不是互联网金融圈子的大牛?哪个背后没有一堆资源?可是,如果项目本身都无法盈利的时候,外部资源再强大,也无法救它于水火危难之中。

  人们常说看一个失败的案例,比看十个成功的案例更有营养,你在笑它的时候也会警醒你自己。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听到类似于这样的观点:“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体验可以免费,让广告商来买单”……

  资本寒冬,请珍惜每“克拉”的资金

  克拉咖啡想做深圳版本的 3W,但是它忽略了 3W 咖啡本身是有盈利能力的,在做咖啡的基础上增加深度服务,所以做企业千万不要忽略自己的主营产品是否盈利,投入和回报一定要成正比。

  或许克拉咖啡的关门也折射了整个网贷行业的变化。从去年到今年平台的增速放缓,上市公司并购 P2P 公司数量相比前两年大幅下降,而且知名风投投资案例也基本上不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行业融资案例都是大平台,去 P2P 的迹象非常明显,互金行业已经从屌丝逆袭变成强者恒强的集中化趋势,任何想靠讲故事来忽悠的做法已经被资本大潮退去之后,赤裸裸地揭露在大众面前。

  克拉咖啡 50 多米宽的闪耀门头“一寸光阴一克拉”的标语仍然还在提醒着来来往往的路人,而整个互联金融行业在资本寒冬的背景下,似乎更应该珍惜每克拉的资金,才能走得更远。

 
来自: 驱动之家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