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2016
08-23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1

  近三个月来,阿坤都没有找到一款好玩的手游。

  阿坤是一个工作在一线城市的 95 后上班族,抛却午休,每天工作8-12 个小时,玩过的手游在大几百款左右,已经形成了比较明确的手游使用场景:

  1、乘坐出租车或地铁的时间,每天在1-2 小时不等;

  2、早起和晚归后的休息时间,每天在2-4 小时不等;

  3、出差时乘坐高铁或飞机的时间,每个月在4-8 小时不等。

  按理说,这三种使用场景涵盖了碎片、小段连续和大段连续的时间,总会有一款适合阿坤的手游。

  但尴尬在于,阿坤每次产生打开手游的欲望,并扫视一遍设备中存储的各种游戏之后,总会产生“怎么都不好玩”的感受。即便勉强打开了一款游戏,也体会不到足够的快感。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卡牌

  阿坤曾经沉迷过卡牌游戏。那是一款北欧风格的卡牌游戏,玩法应该属于类似《我叫 MT》的第一代卡牌。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多角色收集的新鲜感开始下降,简单的战斗模式又不能产生强烈的快感。甚至继第三代卡牌游戏《刀塔传奇》(现在应该叫《小冰冰传奇》)之后,每款产品战斗玩法的同质化越来越明显。

  在核心战斗不能产生足够乐趣之后,一开始新玩法或系统的解锁尚能构成快感的来源。但体验过单一游戏的所有玩法之后,很容易发现每款游戏的玩法和系统都相当类似。于是,更换游戏也不能满足阿坤这部分的诉求。

  作为免费玩家,日常任务是获得数值成长最主要的方式,解锁所有玩法之后,阿坤每天的打工感越来越强烈。当数值成长带来的快感迅速降低,打工便成了相当难受的一种体验,那么卡牌游戏的核心乐趣就只剩下抽卡了。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2

日常任务案例

  然而,国内许多游戏的卡牌立绘都不够精美,大多是三头身的“土Q”风格(即便立绘是七头身,在战斗中角色也会变成三头身)。阿坤的财力也有限,这使得抽卡乐趣难以为继。于是,卡牌游戏已经成为阿坤挑选游戏的绝对禁区,阿坤现在的常用设备中也没有任何一款卡牌游戏。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3

你能找到几百个这样的赵云

  MMORPG

  在端游时代,阿坤曾经沉迷于一款国产的武侠 MMORPG(以下简称 MMO),后来也为《魔兽世界》付出了约 200 个小时的游戏时间,按理说应该算是 MMO 手游的目标用户。

  在手游时代,阿坤曾经沉迷过一款 ARPG MMO。但一周之后,战斗操作的套路开始愈发明显:就本质而言,数值和操作之间具备不可调和的矛盾,因此在大部分 MMO 手游中,数值依旧是决定战斗胜负的根本。

  和卡牌游戏类似,在核心战斗不能产生足够乐趣之后,退而求其次,数值成长和解锁新玩法成了阿坤新的目标。然而同样,MMO 之间的玩法、系统甚至 UI 愈来愈大同小异。因此,更换游戏也不再能给阿坤带来快感。

  相较卡牌游戏,由于内容更为丰富,成长线更长,大部分 MMO 的打工感比卡牌更加强烈。而囿于时间和精力,由于经常拿不足日常奖励,阿坤会产生相当强烈的心理落差,被负面情绪困扰。

  对于阿坤来说,MMO 的社交玩法也是一个伪命题。阿坤很难抽出时间来保持足够的成长速度,并以此维系和游戏中其他玩家之间的关系。和现实社交相比,游戏中的社交也并不能给阿坤带来足够的乐趣。

  就外表来说,国产 MMO 的题材、玩法和美术确实也越来越类似。伴随大量武侠仙侠 3D MMO 的推出,阿坤对 MMO 的观感越来越差。因此,现在阿坤的设备中也不再有任何的 MMO 游戏。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4

这是四款游戏,真的

  SLG

  就泛 SLG 的定义来说,阿坤曾经沉迷于《部落冲突》。

  SLG 的内容消耗比较长线,再加上强 PvP 的机制,阿坤不会对它的内容产生厌倦。但与此同时,SLG 的掠夺玩法与公会制度对在线时长提出了更多要求。

  以《部落冲突》为例,后期获得建筑升级等反馈的等待时间越来越长,阿坤缺乏上线的动力。但如果长期不上线,那大量资源便会被其他玩家掠夺。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5

COC 后期升级非常缓慢

  频繁的公会战则在社交层面对在线时长提出了更多要求。和日常任务类似,社交压力固然能加大用户粘性,但当捆绑过于强烈时,如果没有完成公会战、捐献兵种等潜在的任务,阿坤很容易产生负面情绪。

  另外,很少有 SLG 的美术符合阿坤的审美标准。大部分 SLG 游戏都是中世纪题材,士兵和建筑在比例上有些违和,战斗场面也相对粗糙。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6

士兵和建筑差不多高

  在当今市场环境下,SLG 新品越来越少,选择也并不多见。在体验过几款经典 SLG 之后,阿坤暂时对现有的 SLG 丧失了兴趣。但与卡牌和 MMO 不同,阿坤仍旧期待非中世纪题材 SLG 的出现。

竞技游戏

  此处阿坤的个人因素占了上风。在进行 MOBA、FPS 等团队竞技游戏时,阿坤难以承受来自己方阵营的期望与压力,因此不能充分享受这一品类的配合和竞技乐趣。

  而《炉石传说》、《皇室战争》等卡牌向的 1V1 竞技游戏的问题有所不同:

作为《炉石传说》的公测用户,阿坤并未体会到为新用户口诛笔伐的卡牌数量门槛。但因为卡牌间的乘法效应太多,这款产品的更新速度太快,基本规则又不可能发生大的变化。因此,在新版本推出一段时间后,阿坤很容易产生厌倦;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7

  《皇室战争》的核心玩法非常有趣,但阿坤的流失原因和一些玩家类似,即短时间内高频次重复的游戏体验、排名和段位下降的压力、以及获得与解锁宝箱的打工感。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8

单机重度游戏

  阿坤一直是大型动作游戏和 RPG 游戏的玩家。在移动平台,曾经购置《聚爆》、《饥荒》、《Downwell》等相对重度的单机产品。

  《聚爆》是一款曾经非常吸引阿坤的手游,它的关卡制和连续的剧情既能满足阿坤在地铁上的碎片化游戏需求,也能满足大块的游戏时间。阿坤几乎通过了困难模式下的全部关卡,也获得了大部分额外的装备奖励。直到遇到了操作水平的难度墙,才不再打开这款产品。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9

  《Downwell》则是一款节奏迅速的硬核动作游戏,难度极高。与《聚爆》类似,在通关并遭遇二周目的难度墙之后,阿坤也放弃了这款游戏。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10

  但很遗憾,拥有类似操作体验和创新玩法的动作游戏极少,阿坤很难找到产品,延续类似的体验。

  《饥荒》和《节奏地牢》是另一类游戏的代表。这两款产品的初始版本只适配 PC 平台,阿坤已经在 PC 上体验过大部分的游戏内容,缺乏在移动平台上重新游玩的动力。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11

《节奏地牢》截图

  相较其他品类来说,单机重度手游还拥有更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周末坐拥大块时间的时候,阿坤更倾向于 PC 和主机平台。

  休闲游戏

  阿坤对休闲游戏的需求有两点:玩法具备创新,画面风格有趣。换言之,传统三消游戏自然不在此列,而苹果推荐的许多游戏则在阿坤审美的范畴当中。

  但大部分休闲游戏都缺乏重复可玩性足够的核心玩法。许多游戏的解决办法是增添内容,而新内容又常常以美术为核心,和已有内容之间缺乏新颖的联动。

  以《疯狂动物园》为例。这款产品的核心玩法有趣,且尝试通过模拟经营和搜集要素来拉长游戏的生命周期。但近期更新的新内容与已有内容较为相似,几种动物的定位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只在细节做了变化,操作体验几乎类似。这大大降低了阿坤解锁新内容的诉求。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12

每张地图都有会飞的鸟

  事实上,《疯狂动物园》已经算是近期休闲游戏中生命周期较长的产品。许多苹果推荐的休闲游戏,都很难在阿坤的设备上停留超过一周的时间。即便具备特色鲜明的核心玩法及美术风格,伴随留存时间的增加,它们带来的乐趣和快感也会大幅度减少。

  此外,阿坤也很喜欢《说剑》、《Her Story》等个别流程短暂,强调单次体验的手游。但很遗憾,类似的产品非常少见,难以满足阿坤的日常需求。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13

《说剑》

  阿坤想要什么?

  综合而论,阿坤渴望一款核心玩法有趣耐玩,美术风格非同质化,体验相对中度,没有打工感,新鲜内容供给充足且能产生乘法效应的手游。

一个95后的困惑:为什么现在的手游都不好玩了? - 同创卓越 - 14

  ……其实还没完。在游戏设计之外,阿坤还会在意手游的品牌溢价,这种感觉很微妙,例如“low”就是一种对品牌溢价不足产品的主观评价。

  那么显然,首先,换皮与玩法同质化的产品必然会被减分;其次,拥有大量用户的主流产品和主流品类也会减分,因为在潜意识中,阿坤会享受一种被归类为小众精英的错觉。正如网易云音乐于 QQ 音乐,3A 主机大作于仙侠 MMO 手游。

  相应地,欧美厂商和独立团队背景的游戏会得到适当的加分,而雷亚之类持续推出创新产品的厂商会得到大幅度的加分。

  阿坤代表了谁?

  根据以上特点,阿坤或许代表了一类手游的新兴用户。无意于地域歧视和标签归类,但这部分用户的偏好确实与二三线城市的传统用户有所不同。

  从表面上看,阿坤的喜好符合中产阶级玩家的定义。椰岛游戏 CEO 鲍嵬伟这样定义中产阶级玩家:

“他们主要来自一二线城市,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不错的收入,不喜欢特别 low 的游戏,追求一定的审美品味。”

  然而,阿坤的家乡并非一二线城市,收入更达不到月薪数万的中产标准,似乎又不应该被归类到中产阶级玩家当中。

  此外,曾给葡萄君投稿的 Sammy 认为中产阶级玩家多为小R和中R。但阿坤在手游付费上也极其吝啬:自愿购买付费游戏的例子并不多,迄今为止的手游内购总和在 500-600 左右,完全属于贫民的行列。

  那阿坤代表谁呢?

  首先,阿坤代表了一线城市的打工族,因为工作时长和精力的原因,他们基本告别了 MMORPG 等需要时间的,打工感较强的网络游戏;

  其次,阿坤也代表了拥有一定审美品位和装逼需求的年轻用户——他们的收入状况或许良莠不齐,但大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或接触过一些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他们乐于对游戏发表见解,并希望以此证明自己精神上的独立;

  这部分用户和中产阶级用户有所交叉,他们不一定会为手游贡献大块收入,但多半是小社群的意见领袖,乐于传播自己真正热爱的产品。

  随着中国教育情况的改善,他们的数量开始超过中产阶级玩家(中产收入的壁垒很难跨越)。连同他们带动的其他玩家,这一群体或许已成为许多产品 DAU 的基石。更重要的是,他们足够年轻。随着消费能力的增长,他们可能会帮助下一个主流品类的崛起。

  然而很遗憾,在目前的手游市场中,阿坤这样的玩家,注定很难找到自己喜欢的作品。

  游戏葡萄:有前瞻、有判断的新锐游戏产业媒体。这里有关于游戏产业的深度分析、独家报道、交易资讯和热辣小道。转载请联系公众号:游戏葡萄(youxiputao)获得授权。

 
来自: 游戏葡萄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