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 > 创业失败四大坑:找错人才、弄错需求、追求完美、不够独断
2016
09-05

创业失败四大坑:找错人才、弄错需求、追求完美、不够独断

  曾经风光无限,如今人去楼空。回看 2016 年上半年倒闭的公司,上半年死亡的既有爱私厨、小e管饭、大师之味这样的美食餐饮 O2O,也包括蜜桃网、美味七七、车易拍、博湃养车以及药给力这样巨头投资的“未来独角兽”公司。

  资本寒冬从去年一直延续到今年,2016 年过半,无数的创业公司倒下,我们好奇的是那些创业失败者的归宿。这些创业者们如今都在从事什么职业?又二次创业了吗?还是进入了大企业继续充电?

  在创业的道路上,对过程中的错误进行反思,或许比项目的结果更加重要。8 月 27 日,在以太资本主办的“我的失败与伟大”主题活动上,华寓中国的合伙人沙梓社,histarter 的创始人张乃祈,鹦鹉螺的创始人胡宇东,以及赏金猎人的创始人高斌,现场讲述自己在创业过程中走过的弯路,希望给走在创业路上以及准备创业的朋友们敲一记警钟。 

  总结来看,四位创业者分享的内容几乎涵盖了创业过程中所有的坑,例如在找合伙人上的失误、产品伪需求、过度追求细节、创始人优柔寡断、融资能力差、股权分配不合理、创业目的不纯······

  创业失败第一坑:寻找中国合伙人 

  第一位分享的嘉宾是华寓中国的合伙人沙梓社,他先讲述了自己第二次来北京见投资人的一次经历:“有一位上市公司的老总,对我们的项目非常感兴趣,我们下午 2 点聊到 5 点,聊了非常多的细节。当时我们都觉得这家企业可能要投我们了。聊完后我们回上海,过了几天跟这边联系,得到回复是还在讨论,又过了一段时间回复还在讨论,等过了一个月以后,他们的产品上线了,跟我们的产品、业务模式几乎一样的产品。”沙梓社开门见山的分享自己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坑,也提醒在坐的创业者,在接触投资人时一定要尽量考虑到这些方面,关键最核心的东西是不是可以在肚子里面捂一捂。 

  曾经失败的创业经历为沙梓社的二次创业交了巨额学费,华寓中国的合伙人沙梓社回忆那段创业经历时说:“经历了从零到一的创业让我比较深刻,很多细节我认为失败的经验和教训是比较有参考借鉴价值的,我花了一个月时间写了 10 篇名为《我的失败与伟大》的文章。” 

  在确定创业方向后,沙梓社认为如何找寻核心合作伙伴成了当务之急:

  1.  沙梓社认为人品是第一位,如果人品没有经过验证就盲目合伙的话容易竹篮打水一场空。

  2.  三观要相符,当你发现你跟合作伙伴在一起的时间远比跟家人在一起待的时间长,这或许能说明你找到了合适的合伙人。

  3.  在找合伙人的过程中,要分清自信和优越感的区别,要找踏实做技术和业务的合伙人,而不是靠原有平台光环而获得优越感的合伙人。

  4.  最后,要找比自己优秀的人合作,如果找到一个比自己更优秀的人合作成功概率会很高。尤其是在 IT 行业,优秀人才和普通人才差距可能有 5 到 10 倍,要宁愿花高于市场 50% 到一倍价格挖一个优秀人才,因为一个优秀人才产出远比 5 个普通人才要高的多。 

  除了招募合伙人之外,招人和面试是初创公司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沙梓社将招人面试的过程拆分为 5 步,通过各种渠道搜集简历——筛选简历——通过免费方式把简历拿过来——约见面——进行面试。

  “如今互联网创业这么火,优秀人才是非常抢手的,创业公司跟大公司相比,福利待遇薄、薪资少,因此各方面都不具备竞争优势。再跟同类创业公司相比,没有明星团队、缺乏大公司工作经验,还是拼不过人家。”这时候创始人需要想到,为什么你的员工会选择你?

  沙梓社说当他招到合适人才后,首先制定了一套公司文化制度。在之前的创业过程中,沙梓社一直将精力聚焦在产品上,没有太注重怎么去照顾每位员工的感受,忽略了怎么样把大家拧成一股绳,因此团队出现了很多问题。后来沙梓社与创始团队将公司文化制度细分为很多方面,这样在解决某一个具体的问题的时候就变得有据可依。

  创业失败第二坑:弄错需求

  在 2012 年到 2015 年是整个创业服务的爆发期,正是大众创业的黄金时期,当时是移动互联网爆发时间,移动互联网结合各种各样的行业,结合各种各样的项目井喷式的发展起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张乃祈觉得创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找钱、找人、找流量这也会容易的实现,因此创立了 hiStarter。

  在创业初期,张乃祈选择先打磨产品,但当时资金快不够用了,但由于创始人的背景跟从事的行业不太符合,不太能得到投资人的认可,所以还是决定先上线产品,产品上线之后在其它平台上推广,反而引起了投资人的关注。所以张乃祈认为:“先上线产品比先找融资好。”张乃祈根据以往的创业经验给大家总结了几点建议:

  1. 致命失误:做项目弄错需求

  “招聘产品的使用频次是非常低的,用户流失率也非常高。招聘同质化非常非常重,不管有没有效果,招聘公司都在做同样两件事情,一个是卖简历,第二个是做猎头。我在创业初期错误的理解了创业者的需求,我们当时有一个错误判断,认为创业公司特别急需人才,愿意为服务买单,后来发现大部分创始人或者是公司并没有使用猎头,没有形成为服务买单的消费习惯。” 

  后来发现,招聘网站是行业性区分的,而不是靠行业规模区分,不是因为大公司、小公司产品就区别对待,而是根据不同的招聘公司的行业做区分。张乃祈认为招聘行业还有进入的机会,但社交招聘通过亲身经历来讲是不存在的。

  2. 雪上加霜:合伙人股权分配不均

  “在上一次创业中,我们的合伙人股份的分配出现了问题,当时有 3 个合伙人,因为我们的股份分配的相对比较均匀,就出现了问题。如果是合伙人之间股份没有进行差异化分配的话是一定会出现的,当时 3 个人,每个人 33.3%,前期大家觉得没有问题,后来会发现当出现关键性决策的时候会出现 ABC 三个观点了,A说往这个方向,如果B说服不了A和C,会尝试拉其他人说,会形成一个拉帮结派的现象。”

  所以张乃祈建议在座各位想建立公司股份必须有一个人股份要大于 50% 以上的,加上融资以后稀释的话,个人建议第一轮要在 60% 以上。但是从长期考虑讲,合伙人股份不能均匀分布。

  3. 否极泰来:BP 数据要适当美化 

  “大家做 BP 的时候要好好去思考,你们去见投资人的时候通常被打 6.8 折的,不是说你们不靠谱,而是项目太多了,我也去听过很多路演,也见过很多投资人,注水太多了,投资人自然而然成为定式思维,会在你的真实性上面打 6.8 折,所以在 BP 上或者是跟投资人交谈的时候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以及在 BP 上,我个人认为是可以稍微把数据往上提一提的,大家的期望值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的。” 

  张乃祈认为在展示 BP 的时候,是可以稍微把数据往上提一提的,但是当与投资人面聊的时候可以把实际情况讲出来。还有,在融资的时候核心的创始人不能超过 2 个人,以免产生投资决策时方面的问题。说道融资渠道,张乃祈认为朋友圈、公关是有效的方式,当然这也取决于周围人脉资源积累,当你通过朋友圈分享产品的时候,会有投资人过来主动找你聊。还有 FA 也是很好的方式,能够帮你在短期内,广撒网情况下大找到一些对你项目感兴趣的投资人。 

  创业失败第三坑:追求极致 

  高斌是一个连续创业者,在创业路上折腾的时间最长,他连续创业了 8 年,在这 8 年的时间里,高斌做了做了很多产品、无数次的迭代,高斌说,他个人更偏向于创造。高斌把当时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总结成两个部分:1. 是技术和产品 2. 是在组织活动上消耗大量精力。

  “因为我是做技术出身的,很多技术出身的人都会陷入产品的细节里去,一个业务逻辑可能有很多解决方法,我们不断的去深入,嗨皮 go 是一个组织活动的平台,比如说它的签到、打款,后来的活动只做了报名,这里面有很多细节,我们大量的陷入到活动细节和逻辑里去了,这是我们当时技术和产品层面最主要的失败。”

  “另外一个我们自己组织活动上面消耗大量精力,也浪费了很多钱,我们早期 100 万投资基本上浪费了组织活动和产品上面。2012 年底,QQ 推出了附近功能,当时陌陌也推附近活动,这个时候我们觉得陷入了错误的方向,后来我们就停掉了。”

  高斌总结这 8 年来的创业生活,将其分成两个部分,一边是灰暗部分,一边是积极的部分。所谓一次次超越,一次次失败。不断的做出好产品,不断的被别人超越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当然过程很痛苦,也让高斌更加有信心,灰暗对比较积极的一面,就是不断的突破。 

  在创业的过程中,高斌既收获了自信,又收获了战友,还收获了忠实的用户。反过来总结创业失败的地方,高斌说,主要还是团队方面的问题。首先是合伙人问题,高斌说在创业初期,投资人不会太过问公司事情,到了一定时候把自己孩子放到公司里面来,但是并没有发挥实际的职责。高斌承认之前的合伙人不太懂这个行业,反而更多的是偏服务于投资人。“我原来合伙人不太懂这个行业,他们更多偏服务投资人,庆幸的是我及时刹车重新收获了非常好的团队,这是我现在想要介绍的团队。”

  创业失败第四坑:优柔寡断 

  胡宇东说创业者方向比努力更加重要,在创业投入了 3 年,胡宇东花了 3 年时间找方向,第一年干了 7 个项目,从卖场到水疗仪到电子商务网站、团购网站、远程教育同时在做 7 个项目。“但是第一年探索确定了方向以后,就再也没有变过,而且我们是植根在了传统产业上,做的是传统产业+互联网,不是互联网+传统产业。”胡宇东说。 

  胡宇东回顾 6 年的创业历程,他说鹦鹉螺迭代了 7 次,每次变化都是由死向生,由生向死等等过程,期间踩了很多坑。胡宇东调侃道创业过程中无数次想上吊,特别是在组建团队时,费了很大的力气。胡宇东把自己比作“上吊的主公”,在创业过程中,有 6 根绳子险些吊死主公: 

  吊死主公的第一根绳子:看上去很美的候选人。当创业者投入到工作当中时,迫切的希望找到合作伙伴,这时候你会碰到背景非常棒的人跟你的理念、价值观一致,这看上去很完美,但是后来在实战中发现不要盲目信任自己看人的能力,还是要看实战。

  吊死主公的第二根绳子:有苦劳没功劳的伙伴。胡宇东说:“作为创业者我们很幸运,总的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跟我一起往前冲,他们非常愿意投入到工作当中来。我们销售岗位的老郭,自费火车票去拜访客户;基本上一周 7 天,有 7 天在外面出差,不断的在各地奔波。”

  随着老郭的不断奔波,胡宇东很快发现了问题,自己跟老郭在重大的判断上有特别严重的分歧。“当时我们有两个特别核心争议点,第一个争议点是什么?我们的区域经理到底职能定位是一个跑腿的人还是一个独当一面的多辩手?第二个争议点我们的网点布局的策略,到底是切金字塔尖,每个区域找最肥的市场去估点,还是连成一片。”而这根“吊死主公绳子”的直接后遗症就是带来了“吊死主公的第三根绳子”。 

  吊死主公的第三根绳子:人岗不匹配。实际工作当中人岗不匹配,导致公司在 2014 年下半年一轮直营网点拓展中损失了 4000 多万,结果 7 个校区关掉了 5 个。后来胡宇东总结的经验是,如果你要找合伙人、高管、骨干成员,一定要确保 90% 以上工作内容跟他原来的工作是一模一样,不管这个人悟性多高,有多能力。人天然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至少要有 6 个月来适应新的工作。 

  吊死主公的第四根绳子:说得比做得好的大将。作为团队 CEO 除了要布置任务以外,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就是要去检查其他人员的工作。“后来我们吸取这个经验教训,我们在公司提出了一个叫 SMART 的原则,每项工作必须是可衡量,有时间线的,结果看得见,摸得着的。布置完任务以后要把结果呈现出来,让大家都看的到工作进度。”

  吊死主公的第五根绳子:严重误判的前线指挥官。CEO 必须非常果断,保持自己想法的,哪怕错也要一错到底,不能畏首畏尾尊重每个人的意见,最终导致公司失去了主要方向和主线。胡宇东调整后的做法是“一言堂”,整个公司职能部门实现想法在此基础上实践想法,发现不对的时候可以及时的反思改进,这样至少解决两个问题,整个公司动作是协调一致的,错的话马上调整就好了,第二点也仍然保留了团队的民主性,大家依据实践结果做调整。 

  吊死主公的第六根绳子:对每一位员工抱有幻想。放弃对一个人的幻想,教师出身的胡宇东喜欢教员工们进一步成长,会苦口婆心去辅导他帮助他问题出在哪。在以往的经验中,你会发现这些员工都很努力,但每个人的能力属性不同,而这些不是通过教育或者辅导就能在短时间内发生质的改变。创业公司如果发现培养一个人员的成本太高的话,要马上会跟对方谈分手。 

  直观的来看,胡宇东总结的“吊死主公的 6 根绳子”分别是:看上去很美的候选人、有苦劳没功劳的伙伴、人岗不匹配、说得比做得好的大将、严重误判的前线指挥官和对每一位员工抱有幻想。 

  继四位创业者经验分享后,以太资本创始人&CEO 周子敬也分享了自己在创业过程中经历的坑。在首次创业失败后,周子敬选择到阿里巴巴进修 2 年,把第一次创业欠下的债还上后,周子敬又开始了再一次创业,“这次创业跟上次不一样,我这次跟上次最大的不同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愿意为此付出 10 年左右的时间。”周子敬说,自己在看公司的时候只关注两点:不轻言放弃+不缺钱,只要这两点能够坚持,那么公司一定能做成。

  “固执和坚持有时候说不清楚,有些人就不适合创业,就像我讲的当年的创业伙伴都很不错的,但是还是不够强大,学习能力还是不够强。”周子敬觉得公司失败各有各的原因,最根本的所谓失败不要放弃,归根结底就是两件事情,要么就是没钱了,要么就是不够大。

  那怎么避免失败?一方面在第一天做公司时,你要问自己愿不愿意为此奋斗很长时间;第二,要么团队有很强的融资能力,要么产品有赚钱的能力,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公司会更好坚持下去。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