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老道消息:每个老板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
2016
09-07

老道消息:每个老板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

  1

  三年前滴滴打车融B轮,创始人程维和投资人王刚被安排去见马化腾,两个人在电梯里相互打气,见马化腾可以,一定不要 “投降”,不能要腾讯的钱,至少不能让腾讯领投。

  这两个人虽然从阿里巴巴已经离职一年多了,但是心里还觉得自己是阿里的人,阿里的人拿腾讯的钱像什么话,王刚还念叨:

  “我回杭州还要跟马云、谢世煌打牌呢!”

  但是他们那时候还不知道,阿里已经投了快的,就算不拿腾讯的钱已经和阿里是竞争对手了。

  马化腾一见了程维就表白,我特别喜欢你们,什么都可以谈。价格比别人贵一倍,投票权只要一半。最后腾讯投资的副总裁彭志坚还加上了一个闻所未闻的条款,即使滴滴这个项目创业失败了,腾讯依然会按照一个保底价格收购程维和王刚手里的股份。

  就这样,程维当时也没敢答应。直到几天后,他约王刚一起去洗脚。程维从前在洗脚店打过工,一直喜欢这一口,跟于谦老师的 “喝酒、抽烟、烫头” 一样样的。

  不知道是不是闻到了自己青春时的味道,这一洗脚程维就胆儿肥了,跟王刚说,索性就拿了这么多钱,这一轮的股份全给腾讯算了。

  拿了腾讯的钱,王刚回了杭州,以为别人都不知道,还照常要去跟马云打牌,临出门前收到一条短信:

  “坏事了,你别来了,老马知道你们拿了腾讯的钱”。

老道消息:每个老板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 - 同创卓越 - 1

  王刚就这么被踢出了阿里的社交圈,看马云脸色,谁还敢和滴滴打车合作。王刚这就被 “被逐出师门”,杭州再没人敢跟他打交道。

  但是他和程维一声没吭。

  滴滴和快的 2013 年杀得眼红,但是上海又冒出来一个大黄蜂,拿下市场第三。程维和王刚第一次动了和快的合并的念头,那时候两人还是觉得只要是阿里的人什么都好谈。但是大黄蜂是外人,要合并的话会被漫天要价。

  为了阻止大黄蜂拿百度的钱,程维甚至上门去百度游说,只要百度不投大黄蜂,王刚可以拿出来一部分老股让给百度。

  吃了这么大亏,程维和王刚还是一声没吭。

  直到去年的情人节,滴滴和快的合并,滴滴接入支付宝,后来阿里又和苹果一起投了一轮滴滴,换取滴滴使用阿里系的高德地图。在这个过程中,腾讯方面逐渐感觉到程维的作风始终还是个阿里人,却和自己最大的外部股东渐行渐远。

  所以程维最终没有 “欺师灭祖”,王刚又可以回杭州和马云打牌了。

  2

  王兴当然不算是阿里系的人,但是美团有阿里巴巴一半的 DNA。王兴说自己创业属于 “天派”,做饭否和人人,都是纯线上的项目。人人在校园里送鸡腿地推,那是千橡收购之后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

  刚做美团,王兴还给人一种不接地气的海归创业者的印象。滴滴打车的A轮投资人朱啸虎评价王兴:

  “一个人失败这么多次是有原因的。”

  所以朱啸虎把阿里巴巴 B2B 副总裁干嘉伟推荐给了拉手网。但是架不住王兴六次去杭州请干嘉伟出山,后者就成了美团的 COO。

  干嘉伟那个时候在阿里巴巴刚 “犯了错误” 被降职,还在组织的考察期。但是在阿里巴巴,一向是外来职业经理犯错属于路线问题,老干部犯错只是执行问题。干嘉伟是阿里 67 号员工,管着 7000 多号“中供铁军”,如果留在阿里,重新被重用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干嘉伟去美团是得到最高层首肯的,而且他本人实际上是阿里巴巴投资美团的尽职调查人,是带着组织交代的任务去的。

  干嘉伟为美团在千团大战中杀出重围立下了汗马功劳,2014 年他口授了一篇《美团地推铁军是怎么练成的》,讲怎么在美团移植阿里中供铁军经验,讲马云 “打通我的任督二脉”,让他认识到管理的四重境界。

  但是在那之后,谋求独立发展的美团就和阿里巴巴渐行渐远。特别是和腾讯投资的大众点评合并。实际上是王兴连夜发起董事会,修改股东章程,变更董事会席位,然后把阿里的意见排除在外。

  这一套当年马云用过,阿里巴巴开董事会,只提前两天邀请大股东雅虎的 CEO 巴茨参加,后者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杭州,根本来不及任何准备,只好马云说什么就是什么。

老道消息:每个老板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 - 同创卓越 - 2

  但是把从阿里身上学会的都用到阿里身上,这是欺师灭祖啊!

  之后阿里战略投资部的人就对美团就 “恨之入骨”。阿里对美团的决策已经超出了理性追求回报的范畴。今年美团在获取支付牌照上受到刁难和举报,在美团系列融资的关键时刻,又传出来阿里巴巴打折出售老股打压美团估值的消息。

  3

  其实每一个互联网大佬都像马云一样,恨欺师灭祖,吃里扒外。任正非羞辱李一男,丁磊抓捕魏剑鸿、腾讯调查刘春宁,古永锵举报卢梵溪。这样的桥段每一年都在上演。

  老板们不喜欢的,不是你离职,而是你离职之后比原来还过得好,让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幸亏是在互联网行业,人才流动如此频繁,聪明人总在寻找新机会,不喜欢又能怎样。只要别同时触犯两大天条,挖前东家的人同时又做和前东家一样的业务,老板们也就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才有金山系做游戏开枝散叶,网易门户前主编们全面开花,阿里中供铁军撑起了 O2O 半壁江山。

  但是在一潭死水的传统行业,如果又是一家独大,那就很考验前老板的德行了。曹云金在微博上写《是时候,也该做个了结了》,反击郭德纲将他逐出师门这件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老道消息:每个老板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 - 同创卓越 - 3

  德云社刚过了二十周年庆,各路明星都来捧场,小岳岳躺着拿到欢乐喜剧人总冠军。在我们外行眼中,相声现在就等于德云社,德云社就等于相声。郭德纲最近一次采访时说,我想让谁红就让谁红,让他 7 月 15 日红他就 7 月 15 日红。

  看来郭德纲是没少看央视的新闻,当年马俊仁的采访何其狂也:

  “我想让谁破记录就让谁破,想什么时候破就什么时候破!”

  但是《桃花扇》里说得好,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郭德纲可不要寻思着如何防止楼塌了。让人刷新三观的是,郭德纲竟然选择了修德云社家谱,褫夺不听话的徒弟艺名这种做法。还用大字报的方式羞辱人格,

  “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

老道消息:每个老板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 - 同创卓越 - 4

  此外,还立下十不准的班规,要一劳永逸地清理门户。

  真是如今马上就 70 周年国庆,民国都一百零五年了。居然还有人想在一个行业里面恢复封建礼教,班社宗法,要搞人身依附,君臣父子,三纲五常。

  上一个让徒弟三叩九拜的人是谁?我记得他在北京的什么大舞台好像被拆掉了,私人飞机丢在那里也不敢开了。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