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 > 内幕:被滴滴收购前后,Uber中国不为人知的经历
2016
09-14

内幕:被滴滴收购前后,Uber中国不为人知的经历

内幕:被滴滴收购前后,Uber中国不为人知的经历 - 同创卓越 - 1

滴滴与 Uber(图片摄自《人物》)

  除了那份天生骄傲,Uber 中国什么也没留下,包括员工电脑里的所有文件资料。

  戏剧性的 8 月 1 日从一张号称为 Uber 创始人 Travis Kalanick 的公开信截图在网上流传开始,信中提及优步中国将与滴滴合并。随后,腾讯科技方面称接到独家爆料,进一步证实公开信的内容,但是滴滴方面却表态称“不知道(公开信)究竟是何来历”;不久,《华尔街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称滴滴与优步中国达成合并,新闻铺天盖地之时,Uber 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却回应称“纯属谣言,增长很快,我们很忙,无暇回复”;当天下午,滴滴出行官方正式发布公告,宣布收购 Uber 中国。

  在过往一个多月时间里,这是我们关于那天的所有认知。但是,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在《人物》一篇题为《最后的优步骄傲》的报道中,一些内幕首次被披露。

  全部销毁

  在 8 月 1 日收购日的前两周,Uber 中国区的所有员工收到一封来自旧金山总部的邮件,要求他们必须在电脑上安装一个名为“Global Protect”的软件,否则将无法登入 Uber 控制系统,就算是使用自己电脑办公的员工也被要求做同样的事情,指令非常严格。上头给出解释说这是保证办公环境更安全的举措。

  但是,一名好奇心强烈的员工在安装完软件后,点开了软件的根证书,上面的内容令她毛骨悚然。

内幕:被滴滴收购前后,Uber中国不为人知的经历 - 同创卓越 - 2

一名 Uber 中国员工下意识拍下的“Global Protect”根证书

  这显然不是什么“保护程序”,而是威力强劲的文件销毁软件。该员工默默备份了电脑资料并且拍下了上面那张图,没有声张。

  两周时间过去,“保护程序”基本安装完毕,在 8 月 1 日合并消息正式公布前若干小时,“保护程序”开始发挥作用。

  顷刻间,Uber 中国所有员工存在电脑里的文件通通变成了乱码文档。不止是那些核心商业机密文件,还包括司机的工资单、外部合作协议、日常照片,甚至还有实习生们的毕业论文。

  当雷锋网(搜索“雷锋网”公众号关注)试图向前 Uber 中国一名公关求证这些细节时,她选择避而不谈。

  8 月 1 日被员工们称作“黑色星期一”,当天他们无法进入控制系统,工作邮箱也打不开,业务陷入瘫痪,内部的气氛紧张而凝重。这时候,外部的猜测与报道也铺天盖地,除了柳甄和几位高层,少有人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物》在报道中提到,7 月 30 日优步进军南京一周年庆典上,当时的城市总经理喝高了,失控到痛哭流涕,还说了一些莫名的话,“对不起大家,我也不想输,我尽力了……”诸如此类。现在看来,那时他应该知道了一些不能说的秘密。

  敌对·情怀

  Uber 以上的做法也是商业竞争的常态,因为本质上,Uber 和滴滴在全球范围内依旧是直接的对手。销毁相关文件资料,拒绝给对手一丝可趁之机,合乎商业逻辑。

  其实滴滴和 Uber 之间的烧钱大战已经被媒体渲染得腥风血雨,而背后是两家员工之间长久以来的互相敌视。

  合并前,Uber 员工和滴滴员工“就像仇人打架一样”。“就他妈想干死滴滴”,一位女性 Uber 员工如是说。合并后,两家许多员工将要成为同事,难免尴尬,甚至有 Uber 员工称,“谁要跟你做同事!我们要走的。”

  同时,这两年的大战,两家开展了市场营销侦查与反侦查斗争,进行竞品追踪。滴滴还不断向 Uber 挖人,其华南区和华北区的总经理就是从 Uber 挖的,一位与他们共过事的 Uber 员工说,已经相互屏蔽了朋友圈。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柳甄曾经表示,“我们不收滴滴的人”。

  很多 Uber 员工都有一种天生骄傲,认为自己做的事情相比滴滴更有情怀,所以不屑与滴滴员工共事,而且根本无法接受被滴滴收购的事实。

  据《人物》报道,合并正式宣布时,很多 Uber 中国员工还在开疆僻壤,拓展市场。闻讯后,多数人都无法接受,甚至很多人都为此流了眼泪,就连柳甄都“哭了很多次”。

  这种不服输与天生骄傲的情怀随着 9 张图在朋友圈蔓延,引发大量圈友的大讨论……

内幕:被滴滴收购前后,Uber中国不为人知的经历 - 同创卓越 - 3

  9 张图中的 1 张——“生而骄傲”

  情怀归情怀,商业归商业。从敌对到共事,该留的留,该走的走,一切都有结局。

  据《人物》描述,8 月 2 日下午,滴滴总裁柳青带着 4 位滴滴高管来到 Uber 中国北京总部,召开全国视频会议并用英语发表了演讲。她用“伟大的对手,史诗般的对决”来表达对 Uber 中国的尊重,同时强调“我们是同一类人”。然而很多 Uber 中国员工并不这么看。

  其实柳青也没有想好合并之后怎么处理各类问题,所以在 Uber 中国员工的一些尖锐问题上,她“感觉无所适从”。是的,两个团队、两种文化还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

  整合·裁员

  《人物》文章中还提到,Uber 中国已经成为滴滴下属的一个事业部,由以前的 Uber 大区经理汪莹统领,二者在拼车上仍然存在竞争,照内部说法,一切未定,谁做得好谁留。

  而 Uber 中国近 800 名员工的去向也成为难题。如前文所述,有的人会离开,有的人会留下。

  离开的人好办,据报道称,Uber 中国离职的员工将收获一笔不菲的补偿金。而且,易到和神州也向 Uber 中国员工伸出了橄榄枝,这么做虽不体面,但也是商业竞争的原貌。

内幕:被滴滴收购前后,Uber中国不为人知的经历 - 同创卓越 - 4

截自易到官方微博

  而选择留下的人,滴滴为 Uber 中国的精英人才制定了“内部消化”计划,同时要对滴滴原有团队进行“优化”,这就意味着 Uber 的精英们将挤占滴滴冗余员工的工位。很多 Uber 大区经理将进入滴滴分管新项目,另有传言称,滴滴大约 20% 的人会被裁员。

  而那些选择离开的人中,Uber 上海总经理王晓峰成了 Mobike 的 CEO,继续圆共享经济之梦;Uber 中国第 8 号员工谈婧则成了“回家吃饭”的联合创始人……

  Uber 中国已成历史,而它的细节却变得鲜活起来。

来自: 雷锋网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