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说倒闭就倒闭,智能首饰创企Cuff拖欠多家制造商钱款遭起诉
2016
09-27

说倒闭就倒闭,智能首饰创企Cuff拖欠多家制造商钱款遭起诉

说倒闭就倒闭,智能首饰创企Cuff拖欠多家制造商钱款遭起诉 - 同创卓越 - 1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9 月 26 日报道 (编译:Kate)

  编者注:Cuff 因无力偿还制造商的贷款而遭到制造商方面的起诉。同时,还因产品不能正常生产而是消费者感觉遭到了欺骗,这场风波的前因后果究竟如何,你在这篇文章里就可以略见一二。

  智能首饰制造商 Cuff 曾经发布消息说要生产一批能够在危急时刻给亲朋好友们发送紧急警报的时尚的可穿戴设备。但是,在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却停工了,因此留下了一大堆未完成的顾客订单以及尚未支付给制造商的欠款。现在,该公司因被五家制造商合作伙伴起诉而陷入了一场破产诉讼的漩涡之中。

  根据法庭的档案记录,在其中一个案件里,制造商 Volume & Tone 和 LLC 为 Cuff 的顾客订单生产了超过十万件的珠宝首饰,但是,Cuff 却还没有支付钱款。加上产品的采购和配送,他们两家公司本该得到 65000 美元的钱款。但是,欠款的大头还不在这两家公司这里,而在其他的制造商那里,Cuff 还欠其他的制造商成千上万美元的欠款。

  Cuff 创始人 Deepa Sood 第一次认识珠宝设计师 Lane Tabb 是在一次 Restoration Hardware 的饰品设计项目中,当时 Sood 还没有开始创业。而如今,Lane Tabb 也在起诉 Cuff 的制造商之列。

  Tabb 在品牌管理、创意指导、产品的设计、发展和制造方面都颇有建树。她曾为像 Kate Spade、Donna Karan、DKNY、Rebecca Minkoff、BCBG 和 Herve Leger 这样的大品牌工作过,这些工作经历让她的咨询公司 Lane Tabb Accessories Group(该公司属于 Volume & Tone LLC 旗下)成为 Cuff 的最佳合作伙伴候选之一。

说倒闭就倒闭,智能首饰创企Cuff拖欠多家制造商钱款遭起诉 - 同创卓越 - 2

  Cuff 的智能首饰装置由一个名为“CuffLinc”的组件构成的,这个 CuffLinc 很小,并且是用蓝牙连接的。用户可以将 CuffLinc 安装在各种美观的珠宝首饰中,例如手镯和项链,甚至是钥匙链。当 Cuff 收到挤压时,任何在首饰佩戴者预配置网络中的人都会收到该设备发出的警报并将 Cuff 首饰佩戴者的地理位置发送出去。同时,该公司还提供了一个应用。

  Tabb 在 2013 年的时候为 Cuff 设计了一个产品样品(该样品当时还是处于无法工作的状态,只是简单的装饰品),于是 Cuff 就将这个样品运用在了它用于融资的视频文件里了。虽然当时匆匆地采了样,但最后还是奏效了——Cuff 在 2013 年的九月份的时候筹集到了种子资金。

  据 Tabb 所说,Sood 在 2014 年九月份的时候再次找到了 Tabb,并告诉 Tabb 她已经预先收到了几百的产品订单,并且发布了产品消息,准备生产产品。但是 Tabb 表示 Cuff 还不能够生产。

  Tabb 说:“我提醒过 Sood,告诉她我们当初为她的视频所做的样品仅仅只是装饰品,这些样品并没有可以连接芯片的地方,因为当我们在设计样品的时候,芯片还没有被制造出来。我告诉她一旦我们真的生产出了可移动的芯片的时候,我们再进行采样并做好生产的准备。而且我们最好等剪切机制的真正规格完全设计好了再进行生产。”

说倒闭就倒闭,智能首饰创企Cuff拖欠多家制造商钱款遭起诉 - 同创卓越 - 3

  但是 Cuff 已经向消费者承诺将在 2014 年 9 月的时候发行产品。尽管时间很匆忙,Tabb 还是接受了这个挑战。她还提议——为了加快生产速度,有些产品可以就在当地生产,然后其他部分的产品可以同时在中国生产制造。在 2014 年的时候,该公司开始投入生产,Sood 举行新闻发布会并亲自参加了该会议。在 2014 年 11 月的时候,Cuff 首饰在 Decoded Fashion 的竞赛中被称为最漂亮的可穿戴装置。在那时,该款产品还没有被生产制造出来,有的仅仅只是样品。

  很快,Cuff 铺天盖地的宣传见效了。在 2015 年 1 月的时候,该公司在A轮融资中获得了 500 万美元的投资,这轮投资由 NEA 领投,Tandem Capital 和 Tugboat Ventures 也参与其中。

  Tab 回忆到,第一批产品在美国问世,这批产品共有 5000 件,在 2015 年的 2 月到 4 月之间被配送出去。Cuff 通过邮件通知它的消费者他们预订的产品延期了。很多的消费者最早在 2014 年该公司发布产品消息的时候就预订了产品。

  在 2015 年春季的时候,该公司发给消费者的邮件里是允许消费者取消订单的,并且取消订单的消费者是可以收到退款的。一些消费者确实收到了退款,但有些消费者没有选择退款,而是等着收到他们的产品。

  在 2015 年夏季的时候,该公司又发出了一批邮件,它为产品的再次延期向消费者表示歉意,并再次提供退款。但是这次的邮件也包含了项目的更新,让人们继续支持公司。

  Cuff 的创始人用近乎创业公司中典型的受挫者的口吻写道:“这次的生产对我们的团队来说就像是一段旅程,在旅程中,我们受尽了风吹雨打,经历了很多困难,例如电子元件出现故障以及其它一些必要部件的货运延期等等。”

  直接参与了产品的生产的 Tabb 表示:“但是,那些部件之所以说延期是因为 Cuff 经历了抢跑生产。”Cuff 还苦苦挣扎于产品的细节问题,例如产品要使用那种基本金属来制造,而这些问题本该在产品发布出售前就应该决定好了的。

  Tabb 悲痛惋惜地表示:“每次当他们雇佣一个新的内部员工时,这个新人就会加入到产品的生产过程中来,并对产品的生产对出一些改动。甚至是当那些订单已经投入生产了的时候,这种情况也时有出现。所以我们不得不将已经生产好了的那些产品销毁丢掉并从头再来。我们还从来没有和在生产的最后环节还要改变产品细节的公司合作过。”

  在中国生产制造的产品于 2015 年 8 月发货,最后一批货是在 2015 年 10 月发出来的。

说倒闭就倒闭,智能首饰创企Cuff拖欠多家制造商钱款遭起诉 - 同创卓越 - 4

  2015 年 10 月,Cuff 给那些订单未完成的消费者发去了邮件。在邮件里,该公司承诺新一批的产品装置会在这个月或者下个月的时候发货,并给消费者几个不同的选择。其中一个选择是这些顾客可以收到一款原始产品,但他们还可以得到 15% 的退款以及其他一些优惠条件。这些优惠包括最后寄送给给他们的一个珠宝盒、一个免费的首饰以及一张可以在将来的订单中使用的八折优惠券。

  另一个选择是,消费者要一直等到 2016 年 4 月的时候得到新款的 Cuff 产品,这款产品包括跟踪佩戴者的健康情况的功能。

  在 10 月最后一批货发出去之后,Cuff 请求 Tabb 能够宽限几天再付款。Tabb 表示:“这家创业公司在过去的两年里一直都是按时付款的,因此,我对此也没在意。”她用她自己的资金把钱先付给她公司的合伙人,然后等着 Cuff 付款给她。

  2015 年 10 月中旬,Cuff 失去了联系。Tabb 说:“这家公司不再回复任何我们发给财务部门、首席财务官兼首席运营官 Nandita Bhargava、Sood 的信息,电话以及邮件。并且其他所有的风投公司都在要求付款。”

  12 月份,Sood 终于通过邮件回复了信息。Tandem 的一个投资者给她打去了电话,告诉她 Cuff 破产了,Tandem 控制了它的剩余资产。

  Cuff 曾在 2015 年向 Tandem 借了 160 万美元的额外贷款,这份贷款使 Tandem 得到了一个公司的额外董事会席位。Tandem 控制了董事会,并决定通过建立第二个公司——Bijoux Corp 来收购 Cuff 的资产。Tandem 拍卖 Cuff 的资产的同一天 Bijoux Corp 成立了,并且 Bijoux 是那场拍卖里唯一的一位投标方。

  消费者开始投诉 Cuff 欺诈

  Tabb 并不是这次风波中的唯一一位被波及的人。那些没有收到产品的消费者联系了他们的银行提出欺诈报告。而且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因为订单时间和报告的延迟而得不到退款,

  一位消费者抱怨道:“因为订单超过了 130 天,美国富国银行表示他们对此也无能威力了。我们很多下了订单的人有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我们付了钱,但是最后我们什么也没得到。Cuff 的创始人 Deepa Sood 去哪了呢?”

  另一些人还算幸运一点,包括那些在 Facebook 上建立了一个名为“被 Cuff 欺骗”页面的人,他们至少得到了银行给的退款。

  她说:“美国银行破了例因为 Cuff 发邮件承诺产品还在配送中。”

说倒闭就倒闭,智能首饰创企Cuff拖欠多家制造商钱款遭起诉 - 同创卓越 - 5

  从今年春季开始, “被 Cuff 欺骗”的 Facebook 页面鼓励人们宣传该话题,并通过 FTC 和 BBB 投诉。他们还分享了如何让你的银行帮助你的方法。他们也在尝试找律师把他们的抱怨变成一个集体诉讼。

  与此同时,Tabb 很快便发现了她并不是唯一一位损失惨重的制造商。

  她表示:“我开始和其他的制造商们取得联系。因为 Cuff 把我们公司作为信用证明人,所以那些制造商们都知道我们,并且在他们得不到任何回应的时候找到了我们,希望得到钱款。”

  事实证明,Cuff 外包了很多业务。其他的制造商有负责应用开发的、负责工程、电路、模块和制造以及包装的等等。另外 Cuff 的产品发布展示也由其他公司负责。

  Cuff 拖欠 Tabb 的公司——Volume & Tone 和 LLC 共计 65344.94 美元,但是其他制造商被欠的钱款比这更多。

  根据向加州破产法院提交的请愿书来看,Cuff 拖欠 Sigma Connectivity 549714 美元,拖欠 Stephen Gould Corp. 258995.32 美元,拖欠 DUCO Technologies 213366.66 美元,拖欠 Colony, Inc. 104872.38 美元。

  律师建议这些制造商采用让 Cuff 强制破产的办法。这就可以帮助他们在资金问题上出现问题的时候可以让法院指定的第三方可以参与调查。

  另一个制造商 Sigma Connectivity 销售和市场主管 Ola Möllerström就他参与此次诉讼的目的表示:“我们希望我们可以收回我们工作应得的钱款。我们很惊讶,Cuff 倒闭了。我们已经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来帮助我们。”

  其他的制造商没有对此事做出任何回应。

  作为一家小型企业家,此事对于 Tabb 来说产生的影响很大——Cuff 花费了她太多的时间,以至于她无暇顾及其他的客户。

  她表示:“事后,我们的处境相当困难,但是,我们正在度过这个难关。不像 Cuff,我们基本的运营成本和日常管理费都得到了合理地管理,所以类似的事情发生时,我们不会束手无策。我们是一家资源丰富、业务熟练、有能力的公司,而不是像现在的很多公司一样存在欺骗性行为,而这种公司欺骗行为现在是相当常见的。”

  Tabb 继续表示:“很不幸,投资者不负责任地将大笔的资金投给那些没有实际成果的创业公司。我对投资创意没有任何意见,但是投资给 Cuff 这样的公司我是不建议的。”

  然而继续把 Cuff 的失败怪在投资者的头上也于事无补。对于这场诉讼,Cuff 的创始人 Deepa Sood 表示:

  “在 2015 年的圣诞前夕,因为有矛盾,Tandem 决定停止支付贷款。我用我自己的 20 万美元来支撑公司,留住员工。从我们开始寄送第一批产品,我们都在夜以继日地工作着。在这段时间里,董事会希望找出替代的融资选择。但是,这个目的并没有达到,作为贷款所有者的 Tandem 拍卖了 CUFF 的资产。”

  Sood 表示:“在 CUFF 关闭后,Tandem 作为在董事会中占三分之二的一方,控制了消费者和制造商间的所有联系。我现在已经接触不到任何的邮件、合同和网站,也接触不到制造商们。”

  就此次事件,Tandem 的联合创始人 Doug Renert 在 Cuff 的诉讼案件中发表如下声明:

  Tandem 是 Cuff 的早期的股权投资者,并且最终在 Cuff 出现资金问题的时候给它的过渡贷款提供担保。当 Cuff 破产时,Tandem 建立了 Bijoux 来收购贷款并按贷款条款给予的权利收购了 Cuff 的剩余资产。Bijoux 并不是一个经营实体,Cuff 已经不复存在。破产法庭将管理 Cuff 的负债。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