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李彦宏:如果用户不喜欢我们,我会非常着急,晚上也睡不着觉
2016
10-18

李彦宏:如果用户不喜欢我们,我会非常着急,晚上也睡不着觉

李彦宏:如果用户不喜欢我们,我会非常着急,晚上也睡不着觉 - 同创卓越 - 1

  马云爸爸刚在云栖大会上唱完歌,李厂长就以“姐夫”身份回中科大跟年轻人交流。

  据澎湃新闻,1985 年,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年仅 15 岁,就考入了中科大少年班,谈及自己的妻子马东敏,李彦宏说,“在外面我是董事长,在家里她是董事长”;百度总裁张亚勤也在 12 岁那年进入中科大少年班;百度副总裁王劲也毕业于中科大。

  昨日(10 月 17 日),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来到他妻子的母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作了“下一幕,由你开启”为题的演讲,还跟学生交流了两个小时。不过自称是中科大学生的知乎网友表示,提问环节的问题经过了短信筛选,而且有人在签名墙上写下了“魏则西”三个字。

  从创业那天开始,每天都活在焦虑之中

  百度今年流年不利,在口碑方面,今年年初,百度贴吧年初遭遇血友病吧事件、5 月初的“魏则西事件”、7 月《新京报》又曝光百度搜索深夜推广赌博,促使网信办三次约谈百度,使得百度在民众口碑中跌至冰点。

  营收方面,百度的搜索广告业务的增速逐步放缓,分析预计,今年,百度将遭遇其上市以来最低的营收业务增速,因为腾讯和阿里巴巴抢走了它的广告收入。

  面对百度的冬天,李彦宏也坦言:

如果用户不喜欢我们,我会非常非常着急,晚上也睡不着觉,或者很晚的时候才会给我们的“同学”打电话,或者是在电脑或者手机上跟他们进行交流,去指挥他们,或者跟他们讨论,去改进,去把事情做得更好。

  选择了创业的他说,其实创立百度后的 16 年,他一直生活在焦虑中。

从你决定要创业的第一天起,你就必须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挫折,总是觉得这个坎过不去,这个公司就完蛋了,就会死掉了,我就前功尽弃了。

  原来的盈利模式难以为继,百度也开始转型,押注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以为其提供新的增长点。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具体盈利方式上,百度还没有特别清晰的规划,但其技术的投入也获得了一些媒体的认可。

  美国《财富》杂志的一篇文章将谷歌、微软、百度和 Facebook 列为深度学习四巨头。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评选出的 50 家“最智能”科技公司榜单中,百度(第二名)和华为(第十名)一起进入了榜单的前十。

  不过,谈到人工智能的竞赛中,中国公司和硅谷巨头的位置如何,李彦宏认为,中国公司的积累已可以参与全球人工智能的技术竞争中,但美国依然是全球领先。

  另外,他还指出了中国公司在吸引人才方面的短板,很多情况下,中国公司目前还只能够吸引到华人;而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则汇聚了全球最优秀的人才。为此,百度在硅谷成立了人工智能研究院。

  此外,百度将在 11 月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发布和试运行最新版百度无人车。

  年轻人就业应该到大城市,经常跳槽不是一件好事

  谈到年轻人的就业,李彦宏谈到了两点:应不应该逃离北上广和应不应该经常跳槽。

  李彦宏认为,真正有创造性的年轻人还是应该到这些大城市去,因为大城市能接触到不同的人和最新的产业趋势、技术和理念。即便在这种地方房价很高,意味着要吃苦,但对年轻人而言重要的是有无施展空间,而大城市空间更大。

  至于跳槽,李彦宏总体来说并不支持,因为并不是自身发展最有效的途径。他认为很多升职快的年轻高管大多数都是毕业之后长期待在一个企业的,如果转换了环境要重新适应文化,而且升职的速度反而会降下来。因此,他认为留在同一个地方的发展速度更快、空间更大,而不希望大家将此作为升职加薪的捷径。不过如果确实觉得工作不适合,跳槽可以理解。

  在回答大学毕业应该出国还是留在国内发展的问题时,李彦宏表示,现在中国高校的学术水平也已经可以与国际上最先进的学术机构同台讨论了。但无论是出国还是留在国内,一个人最重要一项能力就是独立思考和做判断的能力,“能够慢慢的领会到什么是独立思考,如何自己为自己做判断、做选择,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能力。”

  以下为李彦宏 10 月 17 日在中科大交流会上的节录(来自澎湃新闻):

  谈应对企业转型:我心态更加好一些

  主持人:当公司面临一些质疑从而转型的时候,你会不会有一些烦恼,遇到烦恼的时候,你是怎样保持理智冷静思考的?

  李彦宏:其实,会不会烦恼跟你在不在乎这个事情有关系。如果一些事情是你在乎的,那么它又没有向你想象的方向去发展,你一定会觉得很不舒服。老实讲,百度 16 年的历史我一直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没有人说创业很容易,从你决定要创业的第一天起,你就必须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挫折,总是觉得这个过不去,这个公司就完蛋了,就会死掉了,我就前功尽弃了。所有的创业者可能都是同样的感受。所以人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大脑,他一定都是有烦恼的,但是我这个人可能跟很多人不太一样,我心态更加好一些,我的性格没有很多人那么急,我比较慢,可能大多数人当时就暴跳如雷的事,我会过几分钟再做出反应。所以绝大多数人没有见过我发火,包括公司里的员工,他们都从来没有看见过我发火。

  好脾气,但是我心里还是不舒服,如果用户不喜欢我们,我会非常非常着急,晚上也睡不着觉,或者很晚的时候才会给我们的“同学”打电话,或者是在电脑或者手机上跟他们进行交流,去指挥他们,或者跟他们讨论,去改进,去把事情做得更好。

  谈人工智能:未来是人工智能的时代

  主持人:你在什么样的情境和什么样的时间认定了互联网的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

  李彦宏:我们在人工智能上大规模投入大概就有五六年的时间,但是真正让我认定互联网的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未来的这个时代是人工智能时代,大概是在三年前有了这个判断。去年百度联盟峰会我本来是想讲这个话题的,后来因为当时大数据特别热,我就选择了讲大数据,但是当时我就有一个预告说,明年我给大家讲一下我认为的未来的时代是什么?到今年 6 月举行百度联盟峰会的时候,我确实是正式提出这样一个观点:互联网的下一幕是人工智能。我觉得未来这个时代,可能不是三年五年,甚至不是十年八年,是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很有可能是一个人工智能的时代,它会改变特别特别多的行业,改变着一个人的生活。

  无人车产业要解决的问题非常非常多。你要真的在路上跑,进入实用阶段的话,不是说 99% 的情况都可以处理就可以了,1% 的情况出问题就有可能死人的,一旦出现死人这种事故,对于整个无人车产业就是一个打击,大家就不再相信你这个产业了。所以我们从研发的指导方针上是需要解决 99.999% 的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就是所有的情况都能够解决,这样才能真正的让无人车在没有人类驾驶员的情况下来上路。解决前 90% 问题容易,解决 95% 还好,95% 到 100% 这一个阶段其实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要能够考虑到各种各样机器罕见的各种交通状况。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以人工智能为基础技术,尤其是计算机的视觉技术,它能够辨别出各种各样的障碍,辨别出各种各样的路况,做出来判断,并且及时的采取行动。当然我觉得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的话,它不仅是刚才讲的能够挽救很多生命,也会改变一个机器大的产业,大家知道中国的 GDP 是 60 多万亿一年,这里面大概有 10 万是跟车相关的,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也会颠覆很多很多行业。比如说现在我们有很多出租车司机,或者网约车的司机,他们以此为生,将来可能这些人就要失业了,有什么新的产业能够创造出来,能够解决更多人的就业,这是不少国家的政府需要考虑的事情。

  谈中美人工智能差距:总体水平美国还是在全球是最领先的

  主持人:美国《财富》杂志的一篇文章将谷歌、微软、百度和 Facebook 列为深度学习四巨头。可不可以认为在人工智能的竞赛中,中国公司可以做到跟硅谷巨头们并驾齐驱甚至比它们做得更好?

  李彦宏:比它们做得更好,我觉得现在没有。(人工智能方面)总体水平美国还是在全球是最领先的,但是我们应该说我们还是有很多机会,一方面是中国互联网经过将近 20 年的发展,市场已经非常大,像百度还有其他公司都已经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和一定的积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其实可以参与全球的技术竞争中去。这本质上又是人才的竞争,我们如果能够获得全球最优秀的人才的话,我们就可能够在全球人工智能技术竞争当中处在一个比较领先的位置。人工智能方面,其实百度大概从五六年前就开始慢慢的积累这方面的人才、技术,到今天我们应该说确实在不少人工智能的领域里面处在一个比较领先的位置,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以及用户画像等等,这方面都处在比较领先的位置。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有短板,我们的短板还是在人才上,大多数的时候,中国公司目前还只能够吸引到华人,尤其是当你希望他在中国工作的话。如果说美国的互联网公司,他会聚了全球最优秀的人才的话,我们现在是汇聚了全球最优秀的华人人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百度也在硅谷成立了一个人工智能研究院,也招了约 200 人,这个当然很多都是纯老外,不是中国人了。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一个长治久安的办法,真正有一天让中国的技术能够在全球领先的话,我觉得需要的是所有的国家,不管讲什么语言,不管是什么种族的人,他都愿意到中国来,他都喜欢中国的文化,他都觉得中国是是他创业和做研究最好的地方。我觉得只有到了这一天,我们中国的公司才能够说我们的技术是全球领先的。

  谈“逃离北上广”: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应该到大城市去

  现场观众:你支持年轻人逃离北上广吗?

  李彦宏:我不支持。我觉得北上广还是有很好的发展的空间,人有扎堆的效应,创造力也是在很多这种非正式的交流的场合下产生的。北上广现在可能已经都是超大型的城市,各个城市的政府都想办法在控制人口增长,但是我觉得对于真正有创造性的年轻人而言,他们还是应该到这些大城市去,只有在这些地方你能够接触各种各样的人,能够接触到最新的产业趋势和技术上的革新,甚至是一些理念方面的东西。人多的地方创造力就会更强一些,所以我觉得年轻人不应该怕吃苦,可能在北上广这种地方,你租一个很小的房子都要两三千块钱,而在一些偏远的地方只要四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的钱。对于年轻人来说,短期的艰苦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有没有一个好的空间去施展,我觉得目前来说大城市还是年轻人施展个人能力最好的地方。

  对于个人而言,我觉得总体来讲跳槽不是一个好事情。每一次转换都有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大家看大企业的高管绝大多数都是在企业待了很长时间,甚至有一些年轻的高管,基本上都是从一毕业就在这个公司干,他可以升得很快,如果你一旦跳槽,升职的速度一定会降下来,还要重新学习一些新的文化,新的环境的适应性等,我觉得跳槽总体来讲不是发展自己最有效的途径。并不是说不能跳槽,在一个自由的市场中,大家可以自由地去择业,如果确实你觉得这个工作选错了,或者这个公司出问题了,再去找下一个更适合你的公司,这个是我觉得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希望大家不要把跳槽作为一个升职涨薪的捷径,正好反过来,如果你为了发展更快,为了十年以后能够有一个更大的舞台,那么更大的概率是留在一个地方会更快一些。

 
来自: 36kr.com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