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沉寂一年的百度音乐要打一场怎样的翻身仗?
2016
10-20

沉寂一年的百度音乐要打一场怎样的翻身仗?

沉寂一年的百度音乐要打一场怎样的翻身仗? - 同创卓越 - 1

  文/韩依民

  “百废待兴。”

  百度音乐昨日的战略发布会,距百度音乐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已过去将近一年时间。

  新加盟的总经理王磊身着绣有百度音乐 Logo 的白衬衫在会场迎来送往,除了太合音乐集团的 CEO、COO、合音量负责人郑钧以及百度副总裁陆复彬到场为之站台外,中国音像协会、国际唱片业协会、环球、索尼、华纳、滚石、华谊音乐以及老狼、李健、许嵩等歌手也到场捧场。

  作为一手打造了网易云音乐的重要人物,王磊在业内拥有深厚人脉,在互联网音乐圈也拥有自己的声望。

  百度音乐虽然是一个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拥有超过十年历史的在线音乐品牌,却在去年最严版权令的影响下,由于没有版权储备,几乎失去了立足之地。

  在通过航母计划分拆出百度体系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后,太合音乐集团 CEO 钱实穆、COO 刘鑫花了一年的时间去接触各种合适的人选,希望为百度音乐找到一个合适的掌舵者。

  一起喝了几个月酒后,王磊终于被太合音乐挖动,离开网易云音乐加入百度音乐。而此时交到他手中的百度音乐,在市场几乎已经没有声响。一切就如文章开头的那个词一样:百废待兴。

  王磊身肩重建百度音乐的重任,而百度音乐背后的太合音乐集团以及百度公司,则对王磊寄予厚望。

  缺席一年,在线音乐风云早已变换:在线音乐三巨头之一海洋音乐集团已经被腾讯收入囊中,成为在线音乐的绝对巨头;阿里音乐在上半年推出了阿里星球,褒贬不一,但仍是不可小视的角色;网易云音乐用户破 2 亿,成为举足轻重的玩家。

  尽管诞生于 2005 年的百度 MP3 曾为众多网友提供过在线音乐服务,但在新的行业格局、政策环境、版权状况下,它还有逆袭的可能吗?

  王磊,以及站在王磊身后的太合音乐集团似乎颇为乐观。

  百度音乐重生

  虽然仍旧沿用百度音乐这一品牌,但现在的百度音乐并非百度音乐业务的简单延续。

  去年 7 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史上最严版权令,版权令生效当月,百度音乐下架了几百万首歌曲,曲库几乎被清空。

  在过去,百度音乐并未真正建立自己的曲库,而是以提供音乐链接的方式提供音乐服务。这种来源不明的链接在被举报时可以规避平台的版权责任——删除链接便可了事,也被称为避风港原则,一度为在线音乐平台躲避版权监管的法宝。

  百度也曾尝试过正版化。2011 年,百度音乐曾一度宣布将于该年 6 月底全部删除其提供搜索的盗版音乐链接,但推进这一做法显然困难重重,事实上,这个删除盗版链接的行动最后只空剩一个口号。

  但随着版权监管日趋严格,百度音乐原先打擦边球的运营方式已经行不通。一方面,对版权的持续投入短期内无法产生回报;另一方面,百度原有的盗版模式积重难返,也难以获得唱片公司的信任。

  模式难以扭转,而移动端发力迟缓,多重因素使得百度音乐陷入发展困境。困境之下,去年 12 月,百度通过航母计划将音乐业务剥离,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尽管在合并公告中,百度方面表示“合并后,百度音乐的品牌和服务将保持不变”,但实际上,合并后太合音乐占有实际主导地位。

  而太合音乐所积累的资源,也是百度音乐未来谋求逆袭的重要依据。

  从“播放器工具”到“多功能平台”

  无论是太合音乐集团,还是王磊个人,对百度音乐能够下出乐观判断的根本,都是太合音乐集团所握有的音乐行业资源。

  发布会上,王磊如此介绍百度音乐未来的发展路径:百度音乐的全新战略,将从“播放器工具”到“多功能平台”,再到人格化、场景化、智能化的“音乐伴侣”,由三步走战略发力“耳朵经济带”。

  在王磊看来,所谓人格化,是指音乐内容始终会有人格化的东西存在的;场景化即希望音乐推荐能够符合用户所处的情境;智能化则希望与百度人工智能结合,为用户提供更多好以及新的服务和体验。

  版权是百度音乐回避不开的一个问题,过去百度 MP3 业务由于漠视版权给音乐产业带来了沉重打击,而去年,版权匮乏也让百度音乐业务几乎走入绝境。

  现在,太合音乐为百度音乐带来了续命良药,根据王磊的介绍,百度音乐目前曲库规模在 1300 万首左右,其中太合集团自有的版权内容包括自有制作和代理的曲库,已经超过 1000 万首,另外还与腾讯进行了版权合作。

  这意味着,在线音乐平台发展的根本——版权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接下来的问题,是怎样让百度音乐重新获得用户,以及怎样利用太合音乐的生态资源获得商业利益。

  逆袭的本钱:太合的底气+王磊的情怀

  此次发布会上,王磊宣布百度音乐 V5.9.0 版本正式上线,这个代表着百度音乐重新出发的版本,在产品打磨上只用了三个月时间。

  三个月里,王磊为百度音乐带来了这些改变:改产品、新增音乐商城、新增 UGC 版块以及打通会员体系(打通百度其他产品的会员如百度糯米、爱奇艺、贴吧等产品会员体系)上。

  在这四个方面进行改变是王磊决定将百度音乐推向台前的基础,“其实三个月时间做这四件事情已经很不容易,我也不是个超人。当然也会有朋友问,这几件事情做得好吗?距离好还有很大差距,肯定还要再去继续努力。”

  过往的成就让王磊能够赢得足够信任:2013 年 4 月 23 日,王磊以高级总监的身份亮相网易云音乐的发布会,2016 年 7 月,网易云音乐宣布用户数破 2 亿。三年时间,网易云音乐在版权储备薄弱的背景下,几乎从零开始,收获了过亿用户与良好口碑,王磊功不可没。

  太合能够提供的资源和平台,也为王磊所看重。

  “音乐行业赚钱还是比较简单的两种方式,一是版权买卖方式,二是传统线下演出的方式。但是音乐平台而言,虽然谈很多种,其实无非做的还是这几种。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太合音乐集团首先有上游自己的内容还有艺人,下游又做大量的演出。太合音乐在这种产业布局方面,是我认可的,当然也是我愿意加盟的原因。”

  目前,太合音乐集团拥有版权发行、艺人服务、整合营销、粉丝社群、演出活动以及试听服务等几大业务板块,在音乐行业的布局和资源,是百度音乐拥有的独特优势。

  在王磊看来,太合音乐集团与百度双方资源合力打造的百度音乐,有太合音乐集团为其输入音乐行业资源,有百度提供其他产品的流量互推帮助,百度音乐作为太合音乐集团的一员,为串联太合音乐上下游的平台入口。

  定位已经清晰,版权也已落实,但摆在百度音乐面前的任务仍旧艰巨:怎样赢得用户,怎样将商业设想真正实现,都是待解难题。

  不过王磊显然胸有成竹:“过去最好的经验让我对于时间点的掌控有了非常清醒非常明确的认识,比如说我到明年 3 个月时间里面可以做到什么极限,6 个月到什么极限,一年半以后可以做到什么,又是什么样的场景,已经大概可以预知,这是我最好的经验了。”

  而一年后的百度音乐会是什么样?语气谦和的王磊给出了非常确定的答案:“用户粘度至少提高一倍,会看到跟现在不一样的产品,以及内部人士的调整也会有一个变化。”

  对于盈利,尽管太合与百度均未给王磊设下时间点,但王磊给出的期限是两年,“虽然说我认为现在还好,暂时没有盈利压力,但是不可能长久不考虑商业化问题。现在中国整个发展其实都是在一个位置上,不可能说(百度音乐)一定比别人跑得更快,我努力,做这个行业的阿甘。”

 
来自: 腾讯科技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