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专车公司Karhoo突然死亡 CEO被指假公济私
2016
11-12

专车公司Karhoo突然死亡 CEO被指假公济私

  11 月 11 日消息,据彭博社网站报道,专车服务公司 Karhoo 日前突然倒闭。消息认识说,这家号称融资 2.5 亿美元,要与 Uber 一拼高下的公司内部问题重重,首席执行官有假公济私之嫌。以下为彭博社文章内容节选:

  Karhoo 的首席执行官丹尼尔·伊斯哈克(Daniel Ishag)有一张信用卡,专为公司之用。每当这张信用卡的账单发到伦敦办公室时,员工们总会看到一些奇怪的购物单据。里面有名牌鞋子和衣服,还有给宠物狗治病的费用。员工把这些记作是可能的非业务相关成本,不过这种铺张浪费并未有停止的迹象——头等舱机票、拉斯维加斯的豪饮,古巴雪茄。

  几位雇员和熟悉 Karhoo 公司财务情况的人描述道,随着资金在本周耗干,公司关门歇业后,伊斯哈克的开销也戛然而止。也有匿名人士透露,随着最近几周公司财务弊病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伊斯哈克再也未出现在办公室里。另外两名高管试图继续运作公司,但是没有效果。结果是大约 200 人失业。

  伊斯哈克没有回应媒体发去的电话、邮件,或是 Linkedin 上的采访请求。据一位熟悉公司成本的人说,部分资金被退还了回来。公司员工表示,他们不知道伊斯哈克目前身在何处。他曾在本周给员工发过一封群体邮件,为公司倒闭道歉。

  “近期的事件给各位带来诸多不便,我对此深感抱歉,”伊斯哈克在邮件中说。“我觉得自己有责任,也希望向你们每个人致歉,也向你们的家人致歉。我真心希望事情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在科技行业创业,失败的几率要远大于成功。但即便按照这个标准来看,Karhoo 的倒闭也绝非寻常。去年有报道称,Karhoo 融资 2.5 亿美元,并打算再融资 10 多亿美元。这一消息成功地抓住了众人的眼球,公司后来还发布了叫车专用的比价软件。但事实上这家公司从未融到过这么多钱。一份公司内部财务文件显示,Karhoo 在 9 月份前融到了 3900 万美元,而且因为要和 Uber 竞争,公司正在做蚀本买卖。据彭博社的记录显示,在创办后的两年中,Karhoo 总共实现了大约 100 万美元的净营收。

  没钱

  Karhoo 的员工说,直到上周五有管理层说公司没钱付工资,他们这才意识到公司陷入了困境。员工没拿到遣散费,而且前一个月的工资也没发。人们非常恼怒。两名前雇员说,在这一消息宣布的时候,伊斯哈克一直在新加坡,做最后的融资努力。

  很多雇员困惑不已,自己明明还听说公司在银行还有 2.5 亿美元,公司怎么就会突然倒闭。有些人加入 Karhoo 是因为面试时被告知,公司已经筹到了这么多钱,比一般的创业公司更稳定。消息人士说,在英国媒体报道了这笔融资后,公司高管在和外人商讨业务时也会提到这个数字。

  有些员工对公司的未来发展抱有很大信心,毕竟其应用在 5 月份正式发布后,下载量接近了 30 万次。

  几名员工表示,公司花费重金拓展海外市场。早在应用发布前,伊斯哈克就在伦敦、新加坡、特拉维夫等地开设了办公室,并建立了一直 20 多人的营销队伍。据一名了解公司开销的人透露,Karhoo 在纽约租了公寓,其中一间的月租金是 1.2 万美元。而且公司还在纽约租了一间办公室,租约签了 10 年。

  伊斯哈克把 Karhoo 标榜成 Uber 的竞争者。该公司的应用把 Uber 之外的出租车和轿车服务集合在一起,让用户从中挑选叫车。只不过该应用最初定在 2016 年 1 月发布,后来推迟到了 5 月。

  4 亿美元

  Karhoo 一边向伦敦和英国其他几个城市推广服务,伊斯哈克一边试图筹集更多资金。一名参与融资的人士表示,伊斯哈克曾想按照 4 亿美元给公司估值。几名前雇员说,为了吸引投资者,他必须证明有大量用户在使用公司的服务打车。

  前雇员表示,这家公司启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推广活动,发放优惠码,让乘客免费打车。但服务里有一个 Bug,导致其不能正确处理这些优惠码,这意味着乘客可以反复使用,反复免费坐车。在社交媒体上,有人说自己免费打了 100 多次车。即便 Karhoo 没有从乘客那里收来一分钱,但它还是要向司机或出租车公司支付款项。彭博看到的销售文件显示,在整个 10 月份,大约 70% 的账单都由优惠码构成。

  几名消息人士说,应用的支付处理系统也没做任何防欺诈保护,不会验证用户的地址,也不要求用电子邮件创建帐户。有三个人表示,因为存在这些问题,曾有一段时间,超过 90% 的乘客都没法用信用卡支付。

  客服部门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于是 Karhoo 将其外包了出去。外包公司 ModSquad 在纽约以违反合同为名起诉了 Karhoo,称其欠账 50 万美元。一名雇员说,将客服外包给这家公司,相当于每位乘客每次乘车要为此支付大约 3 美元——比公司在支付司机之后得到的抽成还要高——Karhoo 在发现这一点之后便取消了合约。还有人表示,有几家出租车公司也被欠了钱,一直在给 Karhoo 的前雇员打电话,想把钱要回来。

  Karhoo 与 ModSquad 将于 12 月 8 日对簿公堂。原告律师拒绝就正在进行中的诉讼置评。

  宠物狗、酒

  按照雇员们的说法,伊斯哈克的口才很好,而且他经常会说要让公司“脚踏实地做下去”。他还给自己了一些特权,例如在办公室里抽烟,坐头等舱,住高级酒店。而普通职员只能飞经济舱,住快捷旅店。

  他有一条宠物狗。两名熟悉其开支的人士称,当这条哈巴狗看病的时候,他向兽医支付了大约 6000 美元。在拉斯维加斯的一次行业会议上,他请人喝酒,还请了脱衣女郎,还给人发印有 Karhoo 标识的古巴雪茄。

  公司后来联系了一位曾在拉斯维加斯受到礼遇的人士,询问投资意向。据一位参与此次融资游说的人说,那人在看到宴会上的花费后,拒绝了投资。

  伊斯哈克的事业起步于自己 17 岁之时。当时他离开伦敦的学校,去印度创办了自己的首个公司。在 2000 年,他和另外两人一同创办了一个名为“Espotting”的网络广告组织,用各种搜索引擎组成的网络向广告主提供精准客户。之后他又当上了废料处理公司 Bluewater 生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在 2007 年上市,后又被私有化。他在那家公司待了八年,最后离职。

  在 7 月份的一次采访中,伊斯哈克说自己是在加利福尼亚时萌生了一个灵感,可以为地面交通运输工具开发一款比价应用,然后自己决定在印度开发产品原型,后来便为 Karhoo 融到了资金。他的表兄弟加入了公司董事会,担任董事长。这位董事长未回复媒体的采访请求。

  有几十人向该公司投了钱,其中就包括劳埃德银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丹尼尔斯(Eric Daniels),丹尼尔斯说自己投得钱“很少”。据报道称,投资者中还包括索尼音乐娱乐的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尼克·加菲尔德(Nick Gatfield)、私募公司 CVC 的乔纳森·福伊尔(Jonathan Feuer),以及 Indus 资本的联合创始人戴维·科维茨(David Kowitz)。

  关门歇业

  一名人士称,到关门歇业之时,这家公司总共欠债权人、员工、地产商、广告代理公司,以及其他外包企业 3000 万美元。

  员工们在办公室里打包自己的东西离职,没人看到伊斯哈克出现。他在那封邮件里感谢员工的无薪工作。

  在 7 月的那次采访中,伊斯哈克曾谈到创办一家科技企业会遇到的挑战。

  “如果想成就不同寻常的事业,就必须全情投入,”他说。“这是有代价的。这会影响到你周围的人,影响到你的合作伙伴,影响到你的妻子。作为一名企业家我得说,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因为它会影响你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来自: 网易科技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