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我受够了!”卡巴斯基创始人抨击微软垄断
2016
11-15

“我受够了!”卡巴斯基创始人抨击微软垄断

“我受够了!”卡巴斯基创始人抨击微软垄断 - 同创卓越 - 1

  11 月 15 日电卡巴斯基创始人 Eugene Kaspersky 近日发表博文,指控微软利用 Windows 10 操作系统捆绑杀毒软件 Defender,造成了安全软件市场的不公平竞争。卡巴斯基已经向各国(包括欧盟和俄罗斯)的相关机构进行了申诉,要求他们迫使微软采取整改措施。

  在博文中,Eugene Kaspersky 引用了《圣经》中大卫对抗巨人歌利亚的故事。他称卡巴斯基自创立以来就尤为推崇大卫精神,勇于向巨人歌利亚宣战。博文详述了微软意图垄断反病毒软件市场的各种做法,从而致使第三方反病毒软件无法正常工作。此外,微软设置了不公平的时间限制,要求第三方反病毒软件配合 Windows 10 的升级,从而使用户更有可能选择 Defender 替代其他反病毒软件。

  此外,Eugene Kaspersky 认为微软的垄断行为不仅仅发生在安全软件行业,浏览器、游戏、文档处理等许多其他行业也正在遭受微软的侵蚀,因此,卡巴斯基呼吁 Windows 平台上的所有第三方软件开发商应该团结起来,共同抵制微软的不公平竞争行为,保护市场的良性竞争和用户的利益。

  全文编译如下:

  《大卫》是米开朗基罗于 16 世纪初完成的雕刻杰作。大卫好奇地皱着眉头的照片出现在卡巴斯基于 20 世纪 90 年代初发布的第一款 anti-cyber-vermin 安全产品上。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认为这是我的照片,大家何时见过我的脸刮得干干净净并且如此苍白?

“我受够了!”卡巴斯基创始人抨击微软垄断 - 同创卓越 - 2

  卡巴斯基第一代产品包装设计

  选用大卫的头像并非随机行为,我们认为大卫与卡巴斯基的相同点是我们都属于弱势一方。成立之始,作为无名之辈,卡巴斯基直接向全球的恶意软件发起挑战。据《圣经》记载,年轻的大卫向拥有无穷力量的巨人歌利亚发起挑战,并最终“以小胜大”。

  多年来,产品包装设计已发生改变,但唯一不变的是卡巴斯基的“大卫精神”。命运在我们成长的道路上设置了很多障碍,但是卡巴斯基选择克服和坚持。一路以来,尽管孤独,但卡巴斯基也因此而变得更加强大。现在,卡巴斯基为用户提供世界上最好的网络安全保护产品,并成为全球市场的领导者之一。尽管市场上的模仿产品和虚假产品越来越多,但卡巴斯基将会继续增加对网络安全技术(包括机器学习 machine learning)的投资,以保护用户免受新型网络安全病毒的威胁。

  尽管卡巴斯基像大卫一样,只有“吊索和石头”,但我们同样选择“慢慢地杀死歌利亚,拯救世界”,我们不会顾忌这些非法的网络攻击是源于何种原因或目的,我们不会因不同区域的地理政治有所不同而妥协。

  2016 年版本的《大卫和歌利亚》

  熟悉安全软件行业的人都知道,微软曾经也是安全行业的领导者之一,积极发现并下架有漏洞的软件产品,并积极地与安全研究组织合作。我个人很欣赏微软曾经的这些努力,但微软最近的一些做法让我感到非常的失望。几年前,微软以简化操作、提高安全和性能表现等为名义开始修补 Windows 平台,但其实际目的是慢慢地抢占小众细分市场,为用户捆绑提供微软自己的产品,排挤并最终取代第三方软件开发商的产品。

  Epic Games 的创始人 Tim Sweeney 准确地描述了这个过程,“如果你把一只青蛙放在开水里,他会奋力跳出来。但如果你把青蛙放在温水里,慢慢地提高温度,他会在不知不觉中被煮死在热水里”。很多业内的“青蛙”都已经被煮死了。

  被温水慢慢煮死的“青蛙”不仅仅只发生在游戏行业,其它很多行业也难以幸免。目前市场上出现了一波前所未有的浏览器“大战”,竞争对手之间正在使用可怕的垄断武器来摧毁竞争。不管结果如何,一旦竞争被消除,行业垄断的最终受害者只会是 Windows 用户,用户将不再有选择和使用其它同类产品的机会。

“我受够了!”卡巴斯基创始人抨击微软垄断 - 同创卓越 - 3

  MicrosoftEdge 和 Chrome 的浏览器大战

  Windows 10 的用户抱怨升级后的操作系统更改了他们的设置,卸载用户安装的应用程序并替换为微软自己的产品。

“我受够了!”卡巴斯基创始人抨击微软垄断 - 同创卓越 - 4

  Windows10 以“不兼容”为名卸载用户已安装的应用程序

  “大战”同样发生在安全软件行业。当用户升级到 Windows 10 时,微软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自动关闭所有“不兼容”的第三方安全软件,并替换为微软 Defender。即使第三方软件开发商在 Windows10 升级前的内测中显示是可兼容的,用户在 Windows10 升级过程中选择保留原先的软件和个人数据,第三方反病毒软件还是会受到 Defender 的影响。

“我受够了!”卡巴斯基创始人抨击微软垄断 - 同创卓越 - 5

  用户在升级过程中选择保留原先的软件和个人数据,反病毒软件也将受到影响

  更糟的情况是,即使用户已经安装了可兼容的第三方反病毒软件,Defender 也会弹出警告提示,非常不公平地提醒用户:“Defender 已关闭,因为你安装了其它的反病毒软件”,并且弹出窗口中突出显示 Defender 的开启按钮。不少人会潜意识的认为“Defender 是微软的产品,微软是开发操作系统的公司,开启 Defender 应该是没有坏处的”,因此很多用户会选择按下这个醒目的按钮,开启 Defender。

  事实上,开启 Defender 将会使用户已有的其它反病毒软件彻底停止工作,但是这个提醒却被隐藏在一个二级操作窗口里,很多用户根本不知道如何显示这个窗口,并且提醒文字非常小,很容易被忽视。

“我受够了!”卡巴斯基创始人抨击微软垄断 - 同创卓越 - 6

  开启 Defender 后,用户已有的反病毒软件将会彻底停止工作

  除此之外,如果第三方杀毒软件的使用期限结束,微软还限制第三方安全软件开发商提醒用户实际使用期将在三天内失效。这条提醒被 Windows 安全通知中心埋藏起来,几乎从未被读取过。大家都知道,这三天的时间非常关键。因为大量用户会在这个时候想办法延长安全软件的使用期限。如果用户想不起来续约已有的安全软件,那么微软将会让第三方反病毒软件彻底停止工作,让自家的 Defender 重新发挥作用。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动物更加平等。”——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

  微软限制用户只能在电脑上安装使用一个反病毒软件,但显然这条规则并不限制 Defender,Windows 用户都知道,即使你的电脑上已经安装了一个反病毒软件,Windows 有时仍然会自动打开反病毒扫描功能,展示所谓的有效扫描结果,并再次怂恿用户卸载其它反病毒软件,安装 Defender。

  如果 Defender 能提供更好的保护功能,使用户获得更好的软件使用体验,卸载其它的反病毒软件还可以算作合理。但恰好相反,Defender 并不能提供最好的保护。第三方独立实验室的测试结果显示,Defender 的用户使用体验甚至低于市场上的平均水平,更不用说它在功能设计方面还存在着明显的滞后性,Defender 并不包含——家长控制,内置 VPN,网络摄像头保护,密码管理,主动抵御潜在威胁,网上银行和在线购物保护等其它电脑安全保护功能。

  目的显而易见:如果微软有相同功能的软件程序,那么微软将会采取手段,逐步把其它第三方软件开发商从 Windows 生态系统中排挤出去。浏览器、游戏、图片浏览器、多媒体文件、PDF 文档处理器、网络安全和许多其它软件行业都正在遭受微软的侵蚀,但这似乎只是一个开始。微软接下来的战火将会延伸至哪里?可能会是虚拟机 Virtual machines 或云服务。

  微软高级产品经理 Chris Hallum 曾公开演讲,“我认为可以考虑把第三方安全软件开发商踢出去,因为微软已经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未来几个月内将会变得更好”。

  回想一下,微软曾经多少次试图开发自己的反病毒解决方案?MSAV, OneCare, Security Essentials, ForeFront。微软在这些项目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和金钱,但至今任然没有一个项目得到过有效的实施。微软的投资者可能迟早会问:“这些钱都花到哪里去了?”所以,微软在无奈之下,最终决定采用一切手段,包括不公平的用户提醒和时间限制,来实现垄断反病毒软件行业的目的。但微软这样做的结果是,用户只能得到明显低于行业标准的安全保护,最终的受害者是用户。

“我受够了!”卡巴斯基创始人抨击微软垄断 - 同创卓越 - 7

  微软显示的“不实”扫描结果

  基于以上微软的种种做法,卡巴斯基提出如下呼吁:

  我们认为微软一直在利用其在操作系统市场上的统治地位,为自己的产品创造竞争优势。微软强制用户安装 Defender 的做法,从保护用户电脑免遭网络攻击的角度看,对用户非常不利。此外,微软还给第三方反病毒软件开发商设置了市场准入障碍,并侵害了这些第三方开发商的利益。

  因此,我们决定向各国(包括欧盟和俄罗斯)的相关机构进行申诉,要求微软停止其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行为,并消除该违反行为造成的后果。此外,我们希望相关机构可以迫使微软采取如下整改措施:(1) 及时向第三方软件开发商提供 Windows 的新版本和更新,使第三方软件开发商能够保持与 Windows 的兼容性;(2) 在用户升级 Windows 系统之前,需要明确通知用户不兼容软件的存在,并建议用户在完成升级后安装兼容版本的软件;(3) 每一次启用 Windows Defender 之前,需要得到用户的批准授权。

  贪婪的后果非常可怕。

  毫无疑问,垄断安全软件行业的最大受益者是网络安全犯罪分子,他们不再需要想尽办法攻破几十种不同的安全软件,而是只需要绕过 Defender 的防御即可!更重要的是,随着网络犯罪分子的增多,微软将会面对越来越难对付的网络安全犯罪手段。多样性是确保开放型生态系统的安全的重要条件。竞争促使创新,使科技得以优化,网络基础设施得以发展,最终使网络安全得以全方位的提升。

  垄断反病毒软件行业本身就是一种安全威胁。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微软的这些做法不仅将会使网络安全更加危险,并且扼杀了整个第三方软件开发生态系统;此外,也丧失了用户对微软的信任,微软创造了一个安全的假象,但同时却破坏了微软的核心竞争优势——开放和民主。

  微软这些做法的意图非常明确:(1) 试图让大家经常光顾 Windows Store;(2) 对第三方软件开发商征收额外费用;(3) 严格控制第三方;(4) 抑制良性竞争;(5) 逐步控制整个生态系统,最终实现利润的稳定增长。简言之,微软试图创建一个极权/警察协管平台,不允许第三方软件开发商的存在,不允许用户的自由选择。而最终结果是,越来越多的 Windows 用户将转向其他操作系统平台,比如 Mac、Linux、Chrome OS 等。

  结语——卡巴斯基的内心依旧住着一个大卫。

  我们所处的世界变幻莫测,关键是我们能否选择正确的方向,从而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传统的观点认为“作战不能单枪匹马”。然而,我的部分经历证明并非如此,有时候你必须孤独地坚持正确的方向并为此而奋战。此外,我认为这个观点只是“不作为”的托词,而集体“不作为”将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尽管微软正在试图逐步摧毁第三方安全软件行业,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是唯一一家已经拿起武器并决定公开对抗这个问题的公司。行业中对此不满的企业还有很多,但他们都只是在一些非正式活动上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只说不做是没有意义的。

  因此,我们希望 Windows 平台上的所有第三方软件开发商应该团结起来,共同抵制微软的不公平竞争行为,保护市场的良性竞争和用户的利益,防止相关法律被破坏。用户拥有自由选择产品的权利,自由选择推动竞争,只有良性的竞争才能促使科技的进步。因此,即便卡巴斯基将会孤独地战斗,我们也将坚持致力于为用户争取自由选择的权利。

  最后,我希望我们能找到一个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我希望我们可以与微软合作,不仅是为了第三方软件开发商的利益,更重要的是为了那些信任我们的用户。公司之间需要合力打击网络犯罪,而不是彼此互相争斗,我希望这些仍有实现的可能。 

来自: 中新网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