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 > 口水、摩擦和烧钱…“集齐七个葫芦娃”的共享单车之战蓄势待发
2016
12-15

口水、摩擦和烧钱…“集齐七个葫芦娃”的共享单车之战蓄势待发

口水、摩擦和烧钱…“集齐七个葫芦娃”的共享单车之战蓄势待发 - 同创卓越 - 1

  小橙车、小黄车、小蓝车、小白车……有人开玩笑——我们的城市马上就要“集齐七个葫芦娃”了。但身处这个赛道上的玩家们明白,“七个葫芦娃”带来的可不是什么“召唤神龙”,而是一场迫在眉睫的“共享单车混战”。

  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11 月的十天里, 摩拜 、 ofo 和 小蓝单车(bulugogo)三个共享单车品牌接连在北京开了自己的发布会。而一个月之后,另一个玩家 优拜单车 也在北京推出了自己最新的的单车产品,同时宣布了新一笔 1 亿元的融资。

  摩拜和 ofo 盛名之下,也并不妨碍新进入者一开始就摆出凶猛进攻姿态,小蓝单车直接高调宣战:“ 15 天攻陷一座城、年底前投放 20 万辆单车,准备投入 20 亿人民币。”

  “挑战者”or“抄袭者”

  据了解,小蓝单车背后的品牌方是野兽骑行(动点科技之前也有过 报道)。按照小蓝单车联合创始人兼野兽骑行 CEO 李刚的定义,小蓝单车会独立运营,而野兽骑行将成为其背后的“军火商”。除了资本层面的加持外,野兽骑行在“造车”方面的积累和供应链资源,也是小蓝单车可以调动的“军火”。

  小蓝单车的第一时间在深圳直面摩拜单车。在一系列的公关活动中,同日宣布进军深圳的二者被描述火药味十足的“橙蓝大战”。“小蓝单车”曾发文表示:“将会正式与摩拜单车之类的现有品牌进行正面 PK”,在介绍自身特点时,更是多处直接指出摩拜开锁、刹车方面的缺点与不足,表明自己“明显要更加优于摩拜等市面上的现有单车”,“虽然进入共享单车的市场比较晚,但是从目前来看反而是最有可能做大做强的品牌,至少从目前来看小蓝单车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共享单车市场的首选。”

  同样有着“造车”背景的优拜单车(优拜单车的主要资方中路集团,旗下公司为上海永久自行车),直接在摩拜的大本营上海发起了进攻。而最新发布的单车 Mars, 很大程度上也来自于永安研发设计上的优势。这款新单车被认为“远看很像摩拜第一代”,但其实二者有着诸多不同:Mars 运用了新的车身材料、皮带传动以及三级变速。

  摩拜创造这个潮流,但相应的它也要接受这样的苦果:几乎每一个新进入者,都把挑战的首个目标聚焦在摩拜身上,对他们来说,这个目标显然够大。

  而在摩拜单车创始人王晓峰看来,这些新入局者与其说是对手,不如说是抄袭者。在最近的一段接受采访的视频中,王晓峰少有地直截了当开炮:“我们从来没有觉得有竞争对手,如果一定要有的话,我宁愿把他们叫做抄袭者。”

  李刚肯定不会认同这样的说法。在解释缘何进入共享单车战局的时候,李刚说其实今年 1、2 月份就开始立项了,“说怎么受启发倒是不存在,本身我们就是做智能单车,就是在做往单车里面放的电子器件的事情。也确实要感谢友商大大加速了我们整体的项目。”

  口水仗和摩擦

  这场战斗山雨欲来的一个最新表现是,短兵相接的街头已经出现摩擦。

11 月 19 日,深圳南山多辆摩拜单二维码被人用喷漆抹掉,车头上则挂上了另一个共享单车品牌的二维码。摩拜马上报警,深圳公安也通过微博回应:看到恶意破坏二维码的行为请第一时间报警。并@那个新品牌企业:“这有点不耿直了”。不过随即,小蓝单车又发布微博,直接点名“致亲爱的 M 车”,也称“刚铺车第一天就遭到了专业工具来破坏我们的单车”,并附上了其车身二维码被人撬动螺丝取走的照片,宣称:“我们不怕出生不久就被流氓诽谤”,宣战继续升级。

  李刚在发布会上否认“恶性竞争”,称这是个误会:“ 我可以郑重承诺不是小蓝做的,只要我在小蓝一天,小蓝(单车)就不会做这些事情,当然我不在小蓝(单车)了,小车也永远不会做,这就是我们的态度。”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点是投放上的竞争,在北京的街头,橙车的旁边必然存在着小黄车。而在深圳街头,你也很容易发现摩拜和小蓝单车“依偎”停放的画面。此前有消息说 ofo 的城市投放策略就是“跟着摩拜投”,在接受动点科技采访时,ofo 品牌公关总监李泽堃并没有正面回应这个说法。

  事实上,此前的诸多“摩擦”往往只停留在口水层面,大多数时候是投资人间“互放狠话”。朱啸虎说“ofo 三个月能干掉摩拜结束战斗”,而摩拜的投资方熊猫资本则表示要以“裸奔”作为对赌。

  优拜单车投资方中路股份董事长陈闪也适时出来凑热闹,在最近接受动点科技采访时,陈闪表示 摩拜之所以还没有盈利,主要是因为资金使用效率低:“ 不管摩拜(现在)多少成本,交给我做,最少能降低 20% 以上,因为我在产业里拥有的优势他没有。”

  看起来,随着战事升级,口水和摩擦只会越来越多。

口水、摩擦和烧钱…“集齐七个葫芦娃”的共享单车之战蓄势待发 - 同创卓越 - 2

来源:猎豹全球智库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整理,具体信息以最新情况为准

  快点,再快点

  速度,已经被无数次证明是互联网创业战场上生死存亡的关键。在资本丰满的羽翼之下,共享单车行业的竞争者们同样选择一路狂奔。

  摩拜单车不到 2 个月的时间便相继完成了 B 轮和 C 轮融资;优拜单车在差不多一个月内拿到 A 轮和 A+ 轮两笔融;小鸣单车更是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了天使和 A 轮融资;ofo 两周内宣布了 C1 轮和 C2 融资……而且都是大手笔。

  快的不仅仅是融资的速度,还有扩张的节奏。年底前在上海的投放量将超过 10 万辆,这是摩拜单车的速度;15 天一座城,年底投放 20 辆单车,这是小蓝单车给出的节奏;而 ofo 喊出了更加激进的目标:今年年底链接 100 万辆单车。

  虽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今年年底”作为做是一个展示成果的时间节点,但这只是跑马圈地的第一步。在李刚看来,这场仗是明年一整年的仗。

  “你可以看到共享单车行业基本上是 A 轮的状态拿了 C 轮的钱,其实大家都处在很初始的状态,都是 10 万数量级的车,我一个月就搞出了几十万台,所以这个差距还不是很明显。我觉得明年才是决战期,现在还处在刚刚开始的野蛮初始期。”李刚说,20 万辆是今年考虑的问题,而今后考虑的是 300 万辆这个更大的目标 。

  优拜单车也有明年的计划,创始人 余熠的想法是,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能进入 50 个左右的城市,投放 280 万辆单车。其中 北上广深这种超大城市至少是 3 到 5 万辆,最终希望 5 到 10 万辆车;南京、苏州、长三角和珠三角这样的城市,最终投放希望是 5 万辆左右。

  而摩拜单车的现阶段目标是在各个城市先投 10 万辆,具体的总量王晓峰并没有透露,原因在于,如果算上新增的城市,“整个投放数量我们其实并不太好估算”,而这需要多久,也并未给出明确的时间表。

  可以想见,除了 北上广深,未来的一年战火将逐渐扩展到 更多的二三线城市。

  烧钱生意

  速度背后是产能和供应链的比拼,以及更加根本的——一场烧钱的比拼。

  最烧钱的依然是造车成本,无外乎大部分公司都对自己的单车成本价格讳莫如深。第一代单车高额的成本曾让摩拜头疼不已,最新款的产品 Mobike Lite 成本据说被压低至 1000 元以下。但烧钱接近两年,王晓峰仍然表示先不考虑盈利,现阶段目标依然是扩张。

  而李刚“有多少烧多少”的说法,基本可以代表竞争者们和投资人的态度。毕竟这是个继外卖和网约车之后,最令人兴奋的机会了。而李刚的小蓝单车,准备投入 20 亿人民币在这场战斗中。对于新车的成本,李刚没有正面回应,但根据“低于 2000 元,稍高于 Mobike Lite”的回应,大致可以估计成本应该在 1000 元左右。这样的成本加上两三百万的规模,当真要投入 20 亿才够用。不过相比于王晓峰,李刚对盈利这件事显然更乐观,他给出了一个数字:两年。

  同样的,余熠也没有具体回应新车 Mars 的成本,从其回应中估算出的结果也在千元左右,这样来看投入不一定不比其他竞争对手少。 中路股份董事长陈闪给优拜打气:“虽然都说摩拜和 ofo 已经把国际一线基金(的投资)拿了个遍。但我们这些本土投资构也不缺钱,特别是我们还有实业背景。”

  ofo 宣布进入“3.0 时代”之后,对小黄车进行了全面的硬件升级,升级后 ofo 单车每辆造价超过了 500 元。ofo 的说法是今年底“链接”100 万辆单车,而非生产 100 万辆。创始人戴威在今年 11 月的发布会上说“上一轮的融资一点儿也没用。”当然,如果换个角度理解这句话的话,这钱准备开始动用了。

  当然,烧钱还有一个方向是补贴。大部分分析认为共享单车客单价低,不太会像 Uber 和滴滴那样大规模的补贴——这是打一场互联网战争必备的生存手段。 我们看到,ofo 已经在这方面采取了一些列的营销措施。

  绿色出行、快乐出行、改变出行方式、改变城市拥堵…… 共享单车创业带来了美好愿景,但也别忘了商业的本质是冰冷的 。对于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们来说,再美好的愿景也无法抵抗一场扑面而来的竞争和商战的残酷性。

  有记者问李刚,疯狂的烧钱会不会让公司背离了共享单车的初衷,李刚答得干脆:“ 如果你死了,还怎么让大家感受到骑行的快乐?”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