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Medium的背后故事:Ev Williams的理想主义与现实
2017
02-18

Medium的背后故事:Ev Williams的理想主义与现实

Medium的背后故事:Ev Williams的理想主义与现实 - 同创卓越 - 1

  编者按:内容发行的确需要变革,Medium 的创始人 Ev Williams 能否找到合适的模式呢?目前看来还远非明朗。Business Insider 采访了来自 Medium 各个业务方面的六个人,包括前雇员和客户,谈论他们眼中的 Medium 和 Ev Williams。

  2017 年 1 月 1 日的四天前,Medium 的员工上班时被告知他们中的三分之一(50 人)将被解雇。

  他们震惊了。他们敬爱的老板,亿万富翁 CEO Ev Williams,以 Twitter 的联合创始人的身份被人熟知,似乎深切关怀着他们中的每一个人。

  据一名前员工透露:在所有即将失去工作的人被告知前,Ev Williams 通过发布博客告诉了公布了裁员消息。

  一位前雇员在接受 Business Insider 采访时说 “这说明了这个地方是如此功能失调”。 他还表示在失去工作之前觉得在 Medium 工作是一份 “理想的工作”。

  Medium 是一家博客和发布网站。在 2012 年推出时,由于其知名的创始人而声名鹊起。Williams 说他的任务就是修复他认为的破碎的新闻世界,并创造一个新的模式。

  但是,公司的第二个商业计划的最新变化严重地伤害了一些人,使得业内人士越来越怀疑 Williams 的商业判断,并开始说这个公司是他的虚荣项目。

  在宣布裁员的博客中,Williams 说,Medium 一直在追求以广告为驱动的媒体商业模式,被指责为为“错误信息”。Medium 将不再销售广告或帮助其进驻的作者赚取广告营收,因此不再需要相关业务的雇员。

  他正在寻找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由于缺乏与员工的沟通,一些广告客户没有被提前告知,对此表示不满。

  这一举动激怒了 Medium 的一些作者,他们没有提前收到通知,他们依靠在 Medium 以前的商业模式为生,但是现在却被 Williams 抛弃了。这样一来中断了他们每月的常规收入——保证最低付款,并帮助他们卖广告。这样的模式被废止了。

  这些人现在搬到一个新的发布平台——对于没有风险投资或者有钱人支持的出版机构来说,这意味着一个黯淡的未来。

  “我喜欢 Ev,喜欢他的认真,”一位作家在接受 Business Insider 的采访时如是说,“他的想法很有趣,也让我非常吃惊。他喜欢创作者,包括作家,我不认为他随意地就终止了出版事业,并肆意扰乱其他人。而是像 ‘你的合同已经到期了,祝你好运,我要向一群人开火了。’”

  Business Insider 采访了来自 Medium 各个业务方面的六个人,包括前雇员和客户。我们给 Medium 发送了这次事件详细的信息列表。该公司拒绝评论,也没有回复多个后续电子邮件,并拒绝了让 William 接受采访的请求。

  我们采访的人告诉我们:

  ·  Medium 的文化非常温暖和含糊,但也迟钝,在沟通方面非常糟糕。

  ·  Williams 在某些方面是有魅力的,尤其是在产品方面富有想象力,但他在有些方面是浮躁和无知的。

  ·  没有人宣布“Medium 倒了”,但硅谷的人们称之为“表演”和“无价值的创业”,这是由富有和著名的创始人运行的无组织创业公司最喜欢的标签。

  “十足的垃圾”

  Medium 是为了让任何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发布中等长度的文章而创建的。威廉姆斯为了实现这件事已经努力了几十年。1999 年,在创建 Twitter 之前,他创建了一个名为 Blogger 的网站。

  虽然 Blogger 在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陷入了财务上困境,但也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突破,而且威廉姆斯在 2003 年以未公布的价格把它卖给了谷歌(有人说 2000 万美元)。

  Williams 利用 Medium 完成了一项任务,清理博客圈的混乱以及由此产生的错误信息和胡言乱语。他希望扼杀掉专业新闻中的这些通病。

  “技术博客的状态非常糟糕,这是彻头彻尾的垃圾,”他在 2013 年告诉彭博的布拉德·斯通,“他们创造一种表面和恋物文化,鼓励错误的东西,加强自我毁灭和不可持续的价值观。他表示“对媒体的状态比较悲观,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解决这个问题。”

  当时他的想法还只是一个算法,推荐高质量文章的逻辑不是基于点击量,而是阅读文章需要的时间。他在 2013 年不知道 Medium 将如何赚钱,这是早期阶段初创公司的常态,但他知道他不希望通过广告来赚钱,因为他认为这是造成混乱的根本原因之一。

  愿景太大,承诺太少

  但在商业模式试运行后,Medium 于 4 月推出了一项广告销售测试计划,以销售的有类型限制的广告,例如赞助一系列的文章。(例如万豪赞助了一系列旅行文章)

  创业公司也一直在努力让写手们转战到 Medium 平台并加入该计划,帮助提高 Medium 的阅读性。

  在 4 月的一次广告会议上,威廉姆斯说:“Medium 在货币化过程的这个阶段就是付钱给发布者,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公平的说,他们没有真正做出承诺,他们把这当作实验,”一个发布者如是说,“这个状况就像是一个赌博和谄媚,结果可能会很糟糕。但是我们知道这一点,这没什么。我们担心的是它会非常糟糕(并且可能)而导致我们的业务量下降。”

  “但是我们随他们去了,因为他们坚持说:‘我们正在建立一个企业,我们非常希望独立新闻媒体加入我们,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和渠道来实现这件事。’”

  我们有理由相信。 Medium 已经募集了 1.34 亿美元,公司估价 6 亿美元,包括 4 月份在测试计划公布时又筹集了 5000 万美元。根据 Pitchbook 的数据显示:Medium 募集的资金包括 Williams 自己的投资,以及 Spark Capital、Andreessen Horowitz 和 GV。

  尽管威廉姆斯做了公开承诺,该公司很快在履行承诺上遇到了麻烦。

  该公司在 10 月份的董事会上对其未来进行了认真的讨论。不久之后,运行其广告销售团队的人 Joe Purzycki 辞职了。

  而一个员工说,12 月的全体大会上没有了往常的“积极的 rah-rah”的语气。相反,威廉姆斯告诉公司,事情没有按计划进行。

  亿万富翁的玩票项目?

  广告销售很难,但 Medium 在早期取得了一些成功。其中一个赞助系列产生了超过六位数的收入,部分原因是 Medium 可以在多个发布者的页面上显示这些广告,它给了业务部希望。

  但这没有持续很久。经多人确认:年度结束时,收入没有达到预期。

  “我们和发布者一起赚钱,我们也用广告赚钱,”某采访对象告诉 Business Insider,“但是我们本可以建立的业务,如果我们全力以赴的话,对 Medium 的估值无益。这是风险资金的陷阱,如果事实证明市场没有你发现的大,你就麻烦了。”

  当然还有其他问题。负责广告销售、服务发布者和创建广告功能的团队没有协作起来,几乎没有沟通。他们在自己的圈子里争取资源。

  威廉姆斯更关心其他事情。

  “Ev 对收入不是那么地感兴趣,”一位前雇员说,“他的目的是为了创建一个民主的空间,让人们有一个声音、最好的内容在上面。如何赚钱?这样的问题刺激不了他。他有这样做的资本。”

  另一个人告诉我们:“在 Medium 工作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遇到了很多快速变化。这在前两年平台测试版开启和关闭时是很好的,但一旦企业和其他人开始使用它并依赖于它,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这时就产生了问题。”

  一个发布者说,随着 Medium 计划的突然改变,像他们这样的合作伙伴们受到了打击。

  “在 Medium 上的小型出版商处于糟糕的状态,这就是我很生气的地方,”这个人说, “我知道它是一个创业公司,但它也不是,因为它是由一个亿万富翁 Ev 主导的虚荣项目,它现在肯定是这样的一个项目了。”

  面对错误,放弃抵抗

  我们的所有采访对象都说:他们佩服并喜欢威廉姆斯。他是非常努力,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办公室,最后一个离开的。

  员工们都说他们喜欢他们的工作。喜欢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有免费午餐和现场冥想会,而是他们的首席执行官对他们像自己的小孩那样溺爱。”

  “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雇员说,“他以我认为不可能的方式挑战我,最后做到了。”

  威廉姆斯会仔细听取大家的想法,然后帮助员工从新的角度审视当下的情况。他鼓励实验,不惩罚失败。

  但是威廉姆斯和他的得力助手 Ed Lichty 也被评价为不愿面对错误。多个人都表示他们并没有进行过“硬交谈”或者有持续的修正过程以建立可持续的业务。

  有人表示,他们给工作人员的信息是是一贯的乐观,创业公司资金充足也会让员工们感到自满。(据多人反应,Lichty 过去五年中有四年一直在 Medium,最后也离开了。对此 Medium 拒绝评论。)

  这只是他们第二次改变商业模式。Medium 以前曾想把自己打造成一家出版媒体,聘请了作家和编辑,但是后来放弃了这样的做法。员工被要求自愿辞职或转向其他工作方向。

  即使威廉姆斯最终找到了正确的商业模式,他也必须重建在媒体世界的可信度。

  出版界的 Netflix

  威廉姆斯在与硅谷的一些人交谈时表示未来的商业模式可能是某种形式的订阅。这个做法是成为出版界的 Netflix。

  但是威廉姆斯坚信“读者支持(reader-supported)”的商业模式,这样的模式被他称为“恩宠“。

  威廉姆斯喜欢在他的房子中邀请新闻界人士,如 Katie Couric 及 Medium 出版部门的人,一起举行晚宴。在一次晚餐中,博客 Wait But Why 的作者 Tim Urban 说到了他不喜欢广告。“网站上不应该有广告,因为广告非常恶心”等等,Wait But Why 支持页面上写到。

  Wait But Why 受到了“恩宠”的赞助,这就是说是帖子是免费的,但它要求读者使用一个名为 Patreon 的工具每月订阅打赏。Urban 已经打动了 4000 多人,每月捐赠总额超过 12000 美元,这笔钱够他的工资,也够支付雇员,还能支付一些业务费用。他也在用这种方式筹集更多的钱。

  “Ev 是这么想的,”一个人告诉我们,“这对 Tim 来说很棒,但这样的模式不能扩展,并且这项业务开展起来很难,Ev 不喜欢广告?等他知道信用卡到底是怎么运行的时候再说吧!”

  虽然 Williams 到底能不能把 Medium 转化为一个了不起的企业还很难说,但是不只是他自己,对其平台的发布者和员工来说,他的投资者仍然在,希望他继续尝试。

  曾经做过记者,现在转作 VC 的M.G. Siegler 说,Williams 在第一个重要步骤上取得了成功:为网站建立了观众群。”在过去一年中,Medium 上发布了 20 亿字的内容,750 万个帖子,现在每月有 6000 万读者。“Siegler 写道。

  “如果公司能找到一种方法来做它想做的事,对于当前的某一些内容来说是更好的。” Siegler 说,“但更重要的是,它为新型内容开辟了道路,如果没有 Medium,这些道路可能永远不会存在。”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 ID:YLS

  本文来自翻译:www.businessinsider.com

最后编辑:
作者:同创卓越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